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恐怖> 噬道吞天

更新钱柜娱乐888:2018-08-26 12:45:59

噬道吞天 已完结

钱柜娱乐888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欲海枯禅 分类:恐怖 主角:杨鹏,苏嫣然

意外坠崖,却又莫名重生;无心向道,却需被迫修行……且看一个无心向道的猪脚,又是如何玩儿转异世大陆、征战六道轮回……进而谱写了一曲不为修道而修道的另类星空玄幻;铸就了自己残梦初醒、涅盘重生的道化轮回……噬道吞天! 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楔子

天垣历,玉帝4526年。

域外邪魔,携众来犯。

敌我双方于天界道展开鏖战,各种神通、战技、妖术冲天而起,犹如怒海狂涛,令人闻之色变;赤橙黄绿青蓝紫之各色神火、魔法、邪气色彩纷呈,突兀星空上下,形成漫天异彩、煞是骇人;流光突如箭形、又忽如片状,致使九天之上处处兽吼禽鸣、鬼嘶神嚎;杀伐不断、生灵涂炭;血流成河、江山尽染。

战空之上,无数天兵神将和域外邪魔纷纷为之跌落凡尘,其陨落之势犹如雨下。

世人不明所以,观其壮观,谓之曰:流星雨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寻梦山,位于江南省云海市北郊,是云海市一个著名的自然景点。之所以出名,是因为寻梦山苍幽之美。寻梦山海拔800余米,于云海市北郊突兀拔地而起。山上,一年四季云松苍翠,花开不断。山下,清凌凌的寻梦河,日夜不停的汩汩流淌,如盘龙般的环绕着崎岖的山脚。沿山而上,一路怪石嶙峋,颇多奇形云松;偶有云雾升腾,便自成人间仙境。

由于城市规划,尚未开发至此。所以,平日里的寻梦山,也算是一处人迹罕至之处。即便如此,仍有青年男女,不时登临此处寻幽访胜。一来二去,倒也成就了此山寻梦之鼎鼎艳名。

阴雨连绵之际,寻梦山脚下突然冒出了一个失魂落魄的身影。沿着清幽的草径,一步一滑的往山上行来。

平日里,本就少人行走的野径,早被一人多高的蒿草、藤蔓掩映了上山的道路。好在前方有一袭歪歪倒倒的蒿草,指引着前进的方向,倒也不会使人迷路。加上一路上那长长的蒿草,和蜿蜒的藤蔓可以抓扯,所以草径虽然湿滑,倒也能使人勉强向上登攀。

杨鹏知道,在云海市第一机械制造加工厂上班的父母,前年已经双双下岗。但是为了不给自己增加心理负担,也为了给自己积攒未来那该死的、昂贵的各种学费、杂费、生活费……年近五十的父亲,默默的去到了城建的一处建筑工地上,做起了一名年迈的小工;而体弱多病的母亲也为生活所迫,去了商业街的一家极不起眼儿的小饭店坐起了刷碗、洗菜的帮闲,借以维持一部分家用。

什么都知道,但是什么都无能为力的杨鹏,也只能装聋作哑的把自己埋进了书山题海,以期能用自己百分百的努力为自己,也为父母博取一个稍微有些光亮的明天。然而,命运之神偏偏和他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致使他名落孙山。

望着雨中迷蒙的山顶,杨鹏满腹心酸!

连绵阴雨越来越大,似乎正在转成中雨。一路登攀,泪水混着雨水肆意的冲刷着,那被不知名的草蔓划破了的脸颊。然而,皮肉上的痛楚,却远远抵不过心中那无比凄苦的万一。裸露而出的肌肤上,点点殷红汇合着绿色的草汁,犹如顽童的涂鸦。使杨鹏的身上,变得更加的惨不忍睹!

可是,杨鹏却没有停下来的勇气!他怕……怕眼前那一次次不由自主,就浮现而出的双鬓斑白;他更怕……怕含辛茹苦的双亲,那失望而又无助的眼神。于是,他咬着牙,继续向上登攀。

早就听说,寻梦山是一个好地方,可是一直没有来过。

数分之差,高考落榜。求学之路愈加渺茫,到底路在何方?杨鹏心中充满一阵阵的凄苦和迷茫。鬼使神差之下,他终于来到这个充满诗情画意,和苍幽之美的地方——寻梦山。

寻梦吗?亦或是一了百了?杨鹏不知道,也没有深入的想过!他只想寻找一处没有人的地方,最好能躲避尘世的喧嚣,独自冷静的思考一下,或重读、或就业,还是自己明天,到底该干些什么?

结果人倒霉,连天公也不作美!才下车,就碰上了这难得的绵绵阴雨。

一步一滑,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的杨鹏,终于狼狈不堪的爬上了寻梦山顶。

放眼望去,山顶之上雨雾蒙蒙。嶙峋的怪石、苍翠的云松、莫名的野花,在风雨之中的蒿草掩映之下时隐时现,别有一番朦朦胧胧的凄美,正如杨鹏此时的心境!

身后,便是那红砖绿瓦的云海。

杨鹏正想找个地方,歇里斯底的吆喝几声,吼出心里的郁闷。结果,风雨之中却忽然传来了一阵隐隐约约的呜咽。

“有鬼?”

迷茫的杨鹏心里“咯噔”一声,脑子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继而打量了一下自己满身的狼狈,转念想到:我都如此之形象了,还怕有鬼吗?

于是,他自嘲的摇了摇头,俯身钻进了碧草丛中。好奇的向哭声隐约之处行去,意欲一探究竟。

哭声越来越响,悬崖也越来越近……

“谁?”

杨鹏咬了咬牙,鼓足勇气,大喝一声,跳了出去。

“鬼啊!”紧接着,一男一女的尖叫声,同时在崖边响起。

随着这一男一女的尖叫,豆大的雨点的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老天也似乎为之惶恐不安起来,在天地之间,织起了一道铺天盖地的雨帘。

“你……你谁啊?”

站在雨幕之中的杨鹏,望着面前这个似鬼非鬼,似人非人的女子,结结巴巴的问道。

“你……你……你又是谁?”

蜷曲在突起的峭壁之下的女子,比杨鹏更为不堪。看着眼前这个忽然跳出来的似鬼非鬼的男子,更是被吓得魂不附体。

“我……我是杨鹏?”

望着眼前这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色彩纷呈的女子,杨鹏感到一阵阵心悸。

“切!”

峭壁之下的女子,拍了拍褴褛的衣衫之下,那一缕若隐若现的春色,终于回过神来。

抬头再看看眼前这个留着个老平头,剑眉冷目、鼻梁高挺、顶多算是个其貌不扬,衣着也和自己一样绚烂。比那要饭的花子,也强不到哪儿去的,自称是杨鹏的陌生人,心中充满了一阵阵的厌恶。不屑的说道,“是人啊!我还以为遇到了鬼呢!”

“你!”

杨鹏暴怒,却又极为无语。

要不是心里尚存一股良知,他恨不得直接就把这个“女鬼”给就地正法了。

为了避免自己看着她就生气,杨鹏扭头往四周看去。打眼一看,觉得这个地方还挺不错,满符合自己此时的实际需求。继而怒视了“女鬼”一眼,转身向崖边行去。

“等等!”

“女鬼”眼前一亮,“一……一起吧!”

“什么?”

“女鬼”指指崖下,不好意思的羞红了调色盘般的脸颊。

“为什么?”

杨鹏眉头一皱,立刻明白了过来。

“我……我怕!”

“噗!”

杨鹏被气笑了,也懒得解释什么。拍了拍脑门,直接走到突起的峭壁之下。俯视着这个鬼一般的女子,无奈的问道,“你既然感到害怕,为什么还要爬上来?”

“要你管!”“女鬼”声色俱厉。

“那好吧!我先走一步,回见!”

杨鹏将错就错,窃笑着举步,故作潇洒的走进了雨幕。心里那股子忧愁,似乎也在这非凡而又离奇的偶遇之中,淡却了几分。

“你混蛋,你们都是混蛋!”

“女鬼”彻底发狂,像是一个被人始乱终弃的怨妇一般,歇里斯底的发作了起来。

“我?”杨鹏转身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被惊得目瞪口呆。

“女鬼”哭哭啼啼,不管不顾的嘶吼着,断断续续的讲出一个很烂俗的故事……

原来,“女鬼”名叫苏嫣然。现年19岁,父母经商,家境富裕。刚上大学就在校外谈了个游手好闲,很会甜言蜜语的男友。结果,苏嫣然的父母只用了区区几万块钱,就帮她结束了其所谓的真爱。对此,苏嫣然很是伤心,难道自己连区区几万块钱都不值吗?

所以,一气之下,她就上了寻梦山……

“给你几万块钱,你会放弃我吗?”

故事讲完了,苏嫣然仍不解气。瞪着天真无邪的大眼睛,满怀期待地看着杨鹏。

“我?”

杨鹏无语,心中暗道,“这……这关我鸟事儿?”

“说!不然……不然……”

看到杨鹏发呆,苏嫣然耍起了蛮横。然而,一时之间却又不知拿什么来恐吓对方。

“不然怎样?”杨鹏感到莫名其妙。

“不然……不然我不让你死!”

急中生智之下,苏嫣然抛出了自己的杀手锏。

“噗!哈哈哈……”

杨鹏,爆笑如雷。而后,在苏嫣然的怒视之中,渐渐的陷入了沉思:假如,自己真的有了属于自己的爱情,刚好也碰到苏嫣然这样的情况,自己会放弃吗?

“不会!”

短暂的思考之后,杨鹏做出了斩钉截铁的回答。

“100万!”

苏嫣然毫不犹豫,立即抛出了更大的诱饵。像一个怪蜀黍一样,引诱起了眼前这个满是青涩的“小萝莉”。

“假如……我有真爱的话,我的爱必将是无价的!”

说罢,杨鹏毅然转身,向崖边决然行去。留给了苏嫣然,一个萧瑟的背影。

或许是此时苏嫣然眼中,杨鹏“一心寻死”的执着;也或许是此刻凄美的雨景,触动了苏嫣然多愁善感的心弦。她使出浑身的力气一跃而起,紧紧的拉住了眼前这个留着个老平头、剑眉冷目、鼻梁高挺,此时看上去,似乎也不是那么令人感到十分讨厌的,一个算是熟悉的陌生人。娇羞的喊道:“我……我们……可……可以成为朋友吗?”

杨鹏彻底被苏嫣然的无厘头,和跳跃性思维打败了。

“我就要死了!”风雨中,杨鹏嬉笑道。

“我陪你!一路之上……我们将不再寂寞!”

虽是初识,但是苏嫣然却毫不犹豫的看着杨鹏的脸颊,一本正经的在风雨中吼道。没有害怕,没有冲动。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

“嗡!”

杨鹏的脑子一片眩晕,迷迷糊糊的转过身来,下意识的捧起了那张花花绿绿的脸。只见被风雨清洗之后,面前的女子面容娇俏、凤目含春。虽有蒿草、藤蔓造成之狼狈,却难掩其杨鹏眼中,此时那最美之绝代风华。

霎钱柜娱乐888,时空停滞了运转,天地间的雨也飘然于物外。只剩下对视的双眸,熠熠放光的注视着对方,仿佛恒古之久远。慢慢地、慢慢地……两张沾染着草绿色的红润的唇,仿若有着磁铁般致命的吸引力一样,相互吸引着、逐渐的接近着……

“YouknowwhatI’msaying,oppa江南eh~sexylady……”

鸟叔的神曲,突兀的响了起来。两个意乱情迷的失意男女,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电话!”

苏嫣然有些不好意思,羞涩的指了指杨鹏的口袋。

杨鹏面红耳赤的掏出电话,心里一阵犹疑。怀着别样的心情,血迹斑斑的手指微微的颤抖着,划过了接听键……

“儿子,你被省大补录了。”

“什么?我被补录了!”

心中猛的一惊,杨鹏多日来的委屈,化为清流汩汩而下。

“我考上了!”

面对磅礴的大雨,杨鹏忘情的转身。立于山巅危崖之上,忍不住欣喜若狂。多日来的压抑蓬勃而出,化作滚滚的呐喊响彻天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缓缓地回过身来。眼中,是怎么样也掩藏不住的狂喜!

苏嫣然莞尔一笑,心中竟然充满了一丝甜蜜,缓缓地向杨鹏抬起了芊芊玉手……

“嗖!”

一道耀眼的流光突然坠下,携雷霆之势带起一阵剧烈罡风,裹挟着立足未稳的杨鹏,向山下寻梦河坠去……

“啊!”

山谷间,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

“杨鹏!”

一声凄厉的嘶喊,随之响起。

寻梦山,还是寻梦山。嶙峋的怪石、苍翠的云松和莫名的野花,依旧在风雨之中,怯意的摇曳着……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