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恐怖> 预言为夫,邪魅老公缠上身

更新钱柜娱乐888:2018-08-26 12:44:43

预言为夫,邪魅老公缠上身 已完结

钱柜娱乐888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梨花白 分类:恐怖 主角:金玉言,裴以钦

我本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却在十八岁生日那一夜遇见了一个神秘人,自此之后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最重要的是,我发现我并非一个平凡人…… 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金玉言,今天是我十八岁的生日。

因为过了十八岁就要离开这里,所以我并不觉得开心。

孤儿院的小伙伴们围在一起,中间是一个大大的蛋糕,上面写着我的名字,还插着十八根蜡烛,表示我今天十八岁了。

“玉言,生日快乐,以后记得回来看我们。”坐在我身边的小男孩一脸期翼的看着蛋糕。

我对他打了一个谢谢的手势,看了看蛋糕,转而看向门口。我不能说话,是个哑巴,这大概就是父母抛弃我的原因吧。

这时院长奶奶笑着走进来在我身边坐下,柔声道:“玉言,司药刚才打电话来说他有事不能来了,让我们先吃蛋糕。”

我脸上划过一丝失望,随即被我敛了下去,打着手势,“我没事,大家先吃蛋糕吧,我有点想上厕所。”打完手势我走出房间去了厕所。

一进厕所,我就敏感的感觉到有几分不对劲,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就想到那些鬼故事,双腿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往回跑去,一口气跑到二楼的房间紧紧关上门,确认自己进了门之后,我才靠着门小心的喘着粗气。

过了一会儿,我才察觉出不对劲来。这里太安静了!

因为是孤儿院,大大小小的孩子都有,平日里这个时候,肯定有各种声音的,但现在,四周静的只听见我呼吸的声音,仿佛除了我,这世间再也没有别人。

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忙揉了揉手臂暗暗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我的臆想,不是真的!

但很快,我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此时我已经冷静下来,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和黑漆漆的窗外心里害怕到极点。心里无比期望能有人上来,可令我失望的是,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依旧没有人上来。

我紧张的靠在门口一动不动,生怕惊扰了什么。

“哒……哒……哒……”就在这时,有声音打破了寂静。

听到这声音,我更加紧张了,额头上都沁出了汗水。

就在这时,一个黑漆漆的影子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我面前,我下意识的想尖叫,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被迫的被一个黑影抱住,一个旋身,我被他压在就近的床上。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傻了,直愣愣的看着抱着我的东西发呆。

其实我什么也看不见,从他出现的那一刻,房间里的灯就熄灭了,借着微暗的光,我只能看到他幽绿色的瞳孔,在这恐怖的夜里发出令人胆寒的光。

我再次张嘴想说些什么,但很快我就想到自己根本不能说话,只好打消这个念头。身体颤抖的厉害,脊背上有冷汗不断渗出来。

他静静的看了我一会儿,一抬手落在我的胸口抚摸起来。

这个举动太过突兀,脑子顿时就当机了,只有身体反射性的发着抖。

大概过了几分钟,我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正在被强。手忙脚乱就要退身上的人,却被他一把抓住手腕,轻蔑道:“不是你让我来的吗,而且还提前准备好了,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好装的。”

他说话的声音低沉而阴冷,就像是来自地底的恶魔,我害怕的颤抖着,却无力反抗,只能被迫的承受。

只是他说的话,我完全听不懂,只能哼哼唧唧的表达自己的愤怒和害怕,奈何我的双手被他抓住,又不能说话,只能任由他胡来。

他淡淡的扫了我一眼,呼吸忽然就变得沉重起来,不等我做出反应,他整个人压了上来。

冰冷的身体和冰冷的手让我原本就颤抖不已的身体更加颤抖,奈何嘴里发不出声音,只能视死如归的闭上眼。

不过片刻,我只觉得浑身一冷,还没来得及打冷战,一个更冷的身体压上来,顿时我连呼吸都几乎要被冻住,就在这时一股刺痛传遍全身,我心中又惊又怕,竟晕了过去。

晕倒之前,有清冷的声音道:“记住,我叫裴以钦。”

恍惚中,似乎有个人一直在我身上起伏着,但很快我又睡了过去。

……

再次醒来时,我还有点懵。

“玉言,你醒了,抱歉,我昨天临时有事,没能去参加你的生日。”宋司药坐在床边温柔又歉意的看着我。

“没关系,我知道你……”很忙两个字还没出口,我忽然就呆住了。

我居然能说话了!

其实我不是不能说话,只是小时候被一个道士封印了,所以才不能说话。

他告诉我,我不能随意开口说话,否则我会死。

一想到这个,我的脸色顿时就白了。

“玉言,你……”宋司药一脸惊诧的看着我,过了一会儿才露出一个笑容,“恭喜你玉言,你先休息,我去准备点东西给你吃。”

我木然点头,发了一会儿呆,猛然想起昨晚的画面,脸色又是一变,忙掀开被子,就看到被穿的整整齐齐的睡衣,一切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妥,但下身隐约的痛楚告诉我,昨晚的一切绝不是梦!

“先吃点东西吧。”宋司药在我身边坐下,手里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粥。

想到昨晚的事,我没有半点胃口,试探的问道:“你见我的时候,有什么异样吗?”

他将碗放在床头柜上,诧异的看向我,“什么异样?”

见他这样,我悄悄松了一口气,摇头道:“没事,就是我昨晚有点不舒服,所以早点上来休息了。”

说起这个,我才打量这个房间,却发现这根本不是我的房间,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我怎么会在这里?”其实我心里明白,肯定是他带我来的,可我就是觉得有点不舒服。

“我带你来的,你已经十八岁了,孤儿院是不会在留你,你也没有别的地方去,所以我就带你来这里了。”宋司药的脸上依旧带着浅笑,映着他帅气的脸庞,质问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只好道:“谢谢你,但是我就这样住在你家也不好,等我找到工作就搬出去。”

宋司药的脸色微微一变,却没在多说,“等你找到工作再说吧。”

于是,我就在宋司药家住了下来。

中午,我坐在窗户边看着外面修剪精致的草木,有点兴致缺缺,还是生长在山野里的树木好看,精心修饰之后,总觉得没有了那份恣意。

我和宋司药算是一起被送进孤儿院的,他和我不同,他原本是富家子弟,因为家里人忙着争夺家产把他弄丢了,这才被送到了孤儿院,后来没过多久就被他家里人找回去了。

后来我们虽然没有断了联系,却没有在孤儿院的时候那般亲密。

现在又这样住在他家,心里总是不自在。

正想着,敲门声打断我的思绪,我忙起身去开门,就见一个女人站在门口,客气道:“金小姐,我们夫人请你去一趟。”

我点点头,跟在她身后去了楼上。

这是一个很豪华的房间,一进门,我就拘谨起来。

“这就是司药在孤儿院认的妹妹吧,还真是漂亮,只是可惜了不能说话。”一个打扮精致的女人笑着走过来,亲亲热热的拉着我往前走,一边走一边说道。

我不知道她叫我来是什么意思,但她既然认为我不会说话,我也没有开口,只是腼腆的对她笑了笑。

“司药这孩子心善,一直记着孤儿院你对他的好,但是,”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才道:“他和你都长大了,他也有了女朋友,我不想因为你让他们之间有什么误会。”

我心中了然,惊慌的摇摇头,慌忙打着手势,解释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同时也在心里想着一定要早点离开这里。

“我知道你是个好女孩,所以我给你找了一份工作,是我一个朋友开的美容店,你就过去做学徒,以后学出来了,也算是有门手艺。”

美容……

我对这个并不感兴趣,但她既然这样说,我只好胡乱点头。

她又拉着我说了一会儿话,才让我回去。

一回到房间,我就开始收拾东西。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我的东西根本还没有打开,只有一个小小的行李箱。

我提着行李箱就走了出去,大厅里宋司药并不在,也没有别人,我顺利走出宋家。

一出门,我才发现这是一个豪华小区,里面所有的设施都很齐全。

走出小区,我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地方,露出一个释然的笑。

小时候见到宋司药的时候,我是对他有好感的,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早就明白,我们之间根本没戏。

我拎着行李走在沥青路上,有点茫然。

虽然我出来了,可晚上吃什么,住哪儿呢。

坐在路边翻了翻钱包,里面只有几百块钱,根本不够租房子。

一想到这个,我犯了难。

早知道就不那么冲动了,先找到工作在出来也不迟啊。

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走。

因为这里是高端小区,位置比较偏僻,路上根本就没有来往的车辆,附近也没有商店民房之类的。

走了大概一个小时,我才从山上走到山脚下,正准备坐下休息,一张贴在树上的招工启事引起我的注意。

上面只有寥寥几字,招女工,18至24岁,包吃包住,工资面议。

我心中大喜,这简直就是为我量身定做的啊。而且地址就在不远处,我也不觉得累了,一把提起箱子走了过去。

没多久,一座古老的房子出现在我眼前,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房子的第一眼,我心里就有种不好的预感,但我现在根本无处可去,想了想,还是硬着头皮上前敲了门。

谁知门并没有关好,我一敲门就开了,露出一个头发花白、满脸伤疤的人脸来。

我尖叫一声,跌倒在地。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