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恐怖> 鬼上路

更新钱柜娱乐888:2018-08-26 12:44:27

鬼上路 已完结

钱柜娱乐888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大先生 分类:恐怖 主角:玉珠,张应求

死人离奇的复活,错综复杂的诡异刑事案件,恐怖的冥婚,惊悚的人尸之恋,恐怖、惊悚、悬疑组成的一部阴阳错乱的故事,尽在《鬼上路》。 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咚……咚……”玉珠家客厅内那古老的钟声敲了整十一下,指针指向十一点。

夜,黑漆漆的,宣泄着百无聊赖的寂静。

客厅的地上,整齐的摆满了白色的蜡烛,一簇簇跳动的烛光将整个屋子映得有些异样。

靠墙处,一张供桌,上面摆满了水果、点心之类的供品

一副黑白相框的遗像,在跳动的烛光中,玉珠那清秀的面容清晰可见。

玉珠的母亲翠君呆呆地坐在沙发上,在烛光的映透下,双眼红肿,眼中充满了泪花。

玉珠的父亲建国双手不停地搓着头发,一脸的愁容,额头上深深的几道皱纹仿佛在诉说着他心中难以言悦的痛苦,手中的香烟一根接一根。

空气中,漂浮着像袅袅炊烟一样的香烛,散发着淡淡的檀香味,那些淡淡的烟雾似乎都凝聚在了空气中不肯散去。

今天是玉珠的头七。

清晨,天蒙蒙亮,马坊村内的街道上就响起了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难听的唢呐发出尖锐刺耳的声,让人听着浑身都不自在。

一列出殡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向前行着。

虽然是二十一世纪的大城市,但有些农村少数人依然保持着土葬的出殡风俗。

这列队伍大概有五六十人,随着队伍的步伐缓慢前进。

最前面,是一个中年男子,披麻戴孝,手中抱着一张大照片,照片上是一个慈祥的老奶奶,干瘪的两腮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和中年男子并排走着的也是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男子,边走着,边向天上撒着纸钱。

身后,一辆双轱辘板车,上面放着一口黑漆大棺材,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前后推着车子。

“妈,一路走好吧,孩子们送您一程。”那个年轻男子一边撒着纸钱,一边不停地高声喊着。

漫天飘舞的纸钱散落着飘在空中,落在地上,被人群踩得都沾上了黑脚印儿。一阵风吹过,地上的纸钱又被吹到了别的地方。

出殡的队伍走到村子内的一个小树林旁,停了下来。

“到了。”不知队伍中谁喊了一声,所有人都停下脚步。

棺材被那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抬了下来,抬到树林子内。

这个树林子里,零零稀稀的有几座孤坟。

几个带头的人商量了一阵,选好了地方,那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就拿起铁锹开始挖了起来。

“啊……”

突然人群中传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

本来很安静,突然传来的这一声尖叫吓坏了在场的所有人,全都赶忙循着声音望过去。

一具完全赤裸的女尸暴露在众人面前。

这具女尸身体异常僵硬,直挺挺的躺在地上,身上多处伤痕,嘴里,鼻子眼里,塞满了泥土。

一副狰狞的面孔,一双死鱼眼使劲睁着,眼球已经翻上去了,嘴巴上还有几道被撕裂的残余的胶条,整个面孔异常恐怖,仿佛在临死前做过极大的挣扎。身上到处是已经发黑的血迹,尤其是阴部,存在着大量凝结的血块。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这具恐怖的女尸吓坏了。

……

玉珠今天特别忙,加班到很晚了才忙完。

收拾好自己桌上的文件,抬头看看办公室上的表,呀!都九点半了!该死的主管,总是喜欢到快下班的时候给她安排工作,害得她经常加班,玉珠心中愤愤地抱怨着。

走出公司,才想起来,到家门口的公交车已经没有了,只有一辆公交车到马坊村,然后需要从马坊村穿过去,走半个小时的路程才会到自己家的小区。

“天哪,马坊村……”一想起马坊村,玉珠的头都快要大了,因为她知道,那个村子里有一片小树林,树林子里有一堆坟头,埋着好几个村里死去的老人。

“玉珠啊,你怎么还没回来?”电话里,翠君关心地问着。

“已经下班了,正准备坐公交车呢,一会就到家了,您就别操心啦!”挂掉电话,玉珠深深吐了口气。

她是一个很独立的人,不希望父母总为自己操心,今天晚上也是一样,虽然胆子很小,但就算自己再害怕,也要硬着头皮走回去。

正想着,公交车缓缓地进站了。

走上车,空荡荡的,没有几个人,她随便找了个靠窗户的座位就坐下了。

这趟公交车到马坊村大概要有30分钟的行程,一天的疲累,再加上车子总是轻微地颠簸着,顿时困意来袭,昏昏沉沉的就睡着了。

“车辆起步请您注意安全,下一站老年社区……”

空荡荡的车厢内,报站器的大喇叭声音显得异常清脆。

玉珠被这尖锐的大喇叭声吵醒了。模模糊糊的睁开眼睛,打了个激灵。

“老年社区,还有两站地就到马坊村了,不能再睡了,睡过了就坏事了,那就真得麻烦父母来接我了。”玉珠心中念叨着。

靠着玻璃窗,清晰地映出她的影子。街上的路灯很明亮,在这个时候,她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伤感。

她想起了华子,这个她深爱着的男人。

两个人从认识到现在也有三年了吧。华子是个小提琴手,琴拉得特别好,通过朋友介绍,给玉珠的妹妹做家教,教她学小提琴,两个人就是这样认识的。

从见到华子的第一眼起,心里就深深喜欢上了这个人,他的才华,他的气质、相貌,以及对感情的那份专一,他的一举一动,都深深打动着她的心。

两个人已经准备谈婚论嫁了。在两年前,华子和玉珠商量,他想去寺庙里修行两年,念佛吃斋,因为现在的华子越来越发福,身体也感觉没有以前好了,导致做什么事情都是丢三落四,心不在焉的,所以华子想通过修行来调整自己,他们约定了两年后回来结婚。

“华哥,好想你……”

不知不觉,一滴滚烫的泪珠顺着眼角,悄悄的流了下来,玉珠赶忙去擦拭,不想让别人看见她在掉泪。

“小妹妹,千万不要去马坊村啊!”

突然,她感觉脖子后边一阵凉气,就像有人冲着她后脖子吹气一样。

玉珠吓得“腾”地一下,坐直了身子,顿时困意全无。

她赶忙转过身,望向后边,想看看是谁在和她说话。

因为玉珠坐在倒数第二排,当她回过头,发现最后一排座位根本就没有人,顿时就心中一激灵。

她使劲揉了揉眼睛,刚才明明听到后边有一个气若游丝的老太太的声音,怎么一回头后面却没人呢?

“是不是白天工作的太累了,应该是幻觉吧。”玉珠心里暗自想着,安慰着自己。

“小妹妹,千万不要去马坊村啊!”那个老太太微弱的声音再次从后面传了出来,仿佛就在自己的耳边吹气一样。

玉珠再次吓得一激灵,这次,她再也不敢回头看了,生怕自己看到什么恐怖的东西!

她有一种很不自在的感觉,总感觉有人在盯着自己一样。

玉珠最重还是没忍住,回过头看看,仍然是一个人都没有。坐在她前面的零零散散的乘客有的在玩手机,有的在打电话,有的在睡觉,总之,并没有什么异样。

但不知为什么,这种感觉突然间就变得很强烈,她似乎感受到了那双眼睛正在黑暗的角落中注视着她,这种异样的感觉让她浑身发麻。

“马坊村到了,请您先下后上……”报站器又报站了。

车子刚停稳打开车门,玉珠一个箭步像逃难似地就窜了下去。

公交车也没有停留,关上车门就走了。

望着远去的那辆公交车,吹着凉凉的夜风,她的心情好多了,昏昏沉沉的感觉一下子就吹没了,那被人盯着的感觉也消失了。

想想刚才,觉得真好笑,自己过度的紧张才产生了幻觉,看来真应该找个机会好好放松一下自己了。

从马路对面穿过去,就是马坊村。

就在玉珠正准备过马路时,突然,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啊……”玉珠吓得大叫一声,条件反射般地回过头。

当玉珠回过头,看清后面的时候,又是吓得急忙向后退了好几步!

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个老太太,正用一双死鱼般的眼睛盯着她。

“大……大妈,您要干什么!”玉珠吓得有些颤抖,不由得身子紧紧靠着车站牌的柱子,身体微微颤抖着。

那老太太个头非常矮,目测最多也就一米五,后背鼓起一个老大一个包,驼着背,满头的银白发丝向后盘成一个发髻,还有几嘬头发胡乱地散在两鬓处,一张老脸上布满了皱纹,腮帮子瘦得都瘪了进去。这老太太身穿一件灰色的破旧粗布外套,一条黑色的粗布裤子,以及一双像是自己缝的黑色布鞋。

“小妹妹,你听我的,千万不要去马坊村啊!”那老太太再次开口了。

“大妈,您……您……是人还是鬼?”玉珠颤颤巍巍地问着。

“傻丫头,这世上哪有鬼啊,你不要怕,我是人,我只是想好心好意的提醒你,千万不要去马坊村啊!切记,切记!”老太太那干瘪的嘴一张开,露出了里面一颗牙都没有的牙床,一边说话,一边漏着风。

听到老婆婆说她不是鬼,玉珠这才放下心,小心地问道:“大妈,为什么您三番五次的阻止我,不让我走马坊村呢?”

“这个你就不要管了,总之听我的就是了。”老太婆说完之后,没等玉珠回答,就转过身,步履蹒跚地朝着远处走去,很快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玉珠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听那疯老太太的话?后来一想,这老太太看起来疯疯癫癫的,没准是个精神不正常的人,这样的人说出来的话何必要往心里去呢?想到这,玉珠决定不再浪费钱柜娱乐888了。

过了马路,玉珠走进了马坊村。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