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悬疑> 天降鬼夫:将军太磨人

更新钱柜娱乐888:2018-08-17 10:42:27

天降鬼夫:将军太磨人 连载中

钱柜娱乐888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锦书 分类:悬疑 主角:李阮殊,安凛夜

李阮殊的情敌很特别,地位是冥界的判官,性别可男可女可攻可受,长相惊为天人,逼着李阮殊跟男人争男人,跟女人争男人,争来争去这个人竟然喜欢上自己,搞得自己的男人跟他来争自己。鬼夫宠妻,穿越千年宠爱你,宠妻的人不少,宠妻的鬼你见过吗?安凛夜贵为冥神,在宠妻的方面却一点儿也不含糊,你不喜欢我,好,那我就先把你变成我的妻,床也上了,娃也生了,生米煮成熟饭,然后一点一点用温柔吃掉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阮殊坐在卫生间的马桶上,捏着化验单的手微微颤抖,医生笃定的话在她脑海里萦绕。

“李小姐,你怀孕了。”

卧槽!她可是处女!她又不是怀了孙悟空的石头,自己就能怀孕!

她坚持自己是处女不可能怀孕,那医生也说自己是三代老中医不可能看错,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李阮殊特意去做了个检验,证明她是处女。

最后那医生亲自带她去做了超生影响,当两人看到屏幕上模糊的一团时,不禁一起怀疑人生了。

是的她怀孕了,怀的还是个看不出影像的东西,最重要的是,她特么还是处女呀!

胃里忽然又恶心起来,她转身趴在马桶上边哭边吐,这要是让老太太知道了,会砍死自己的吧!

此时此刻她真真的是哭晕在厕所了。

“夜色”酒吧内劲爆的音乐充斥着每个角落,昏暗的灯光反而有种旖旎的气氛,谈情说爱的借酒浇愁的在这里各种各样的人都能见到。

李阮殊一脸怒气的穿梭在人群中,对于有着强烈起床气的她来说大半夜被人从被窝里叫起来,已经让她有了灭了那人的理由,还是被个不争气的醉鬼叫来付账。

李阮殊一脸怒气穿梭在人群中。本来怀孕的事就让她够烦心的了,尼玛!处女怀孕真是日了狗!大半夜的还被人叫来这里!

不过,她进来酒吧之后就感觉到了不对劲。这里阴气好重!李阮殊从小作为天师接班人半夜睡坟场是常事对于阴气她是非常敏感的,再加上她至阴的命格天生阴阳眼,一路上见到不少好朋友。

忽然一个男人横在她的面前,那人身穿黑色衬衫,湖南的光线掩藏不住男人明亮的眼神:“滚开!”她说着伸手推了那男人一下,可是接触到那男人身上的感觉却让她迅速缩回手。

男人身上异常冰冷,就像一块千年寒冰,这个根本不是人的体温,可是当她搓着手再抬头的时候眼前那还有那男人的影子了。

“阮阮。”忽然李阮殊觉得脖子一凉,她转头一股寒气扑面而来仿佛令人置身冰窖。

收紧衣服上了二楼她赶紧走向包间,

忽然紧张的感觉又萦绕全身,可能是因为怀孕的关系,整个人浑浑噩噩的浑身的力气像是要被抽干了似的!

腰部忽然一阵冰冷,她低头一看竟然看到一双惨白的手环抱她的腰。

她心里一阵紧张,虽然也算是阅鬼无数,今天她没戴隐形眼镜阴瞳看的格外清晰,因为是天师传人小时候经常会被扔到坟场之类的地方操练,这些东西看得多了心里并没有免疫反而看到会抵触。

她像是木桩一样站在原地,整个人僵硬的站在原地,她不想回头生怕看到青面獠牙的饿鬼。

“阮阮。”那声遥远又清冷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李阮殊的心紧紧得揪起来。

“我——我今天心情好,不跟你计较,你赶紧滚蛋!别不长眼睛也不看看老娘是谁!”她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尽量凶狠,心里以为只是寻常的小鬼吓唬吓唬就完了。

“你现在能拿我怎么样?你是我的人,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身后响起阴测测的声音,说的理所当然,她能感觉到那东西就在自己身后甚至紧贴着自己,耳朵甚至能感受到他说话喷出凉凉的气。

“呵呵,第一次碰见不要脸还这么理所当然的!”李阮殊冷哼着说道,觉得这人真是莫名其妙的疯子!

天师跟道士不同,道士主要的是安送,而天师处理鬼怪的手法就是让它们灰飞烟灭,对于不应该存在这世上的东西毫不留情,这个鬼看来是有眼无珠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我是李家天师,识相的就赶紧滚蛋!”她深吸一口气威胁道。

“天师又怎么样,就算是你李家的先人见了我也的毕恭毕敬。”身后男鬼哼了一声说道,语气是自然流露出的霸气跟清冷,加上低沉的音色,仅仅是几句话就能煽动你对他心生信任跟敬畏。

虽然李阮殊对于天师狠绝的做法不赞同,但是现在自己要被鬼占便宜了!

心想着她双眼一闭,咬破舌尖顾不上钻心的疼痛,使出吃奶的力气猛地转身不管三七二十一吐沫混合着舌尖血喷了出去,腰间的力道马上松懈下来。

“敢楷老娘的油,哼哼!”李阮殊一脸本想来个帅气的转身,奈何身体虚弱转身的时候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跌倒一个冰冷的怀抱。

正当她疑惑的时候竟被那大力推到墙上,她瞪大了眼睛终于看到那鬼的脸,瞳孔中写满惊讶。

并不是那鬼长的惊悚吓到她,反倒是他那盛世美颜,让她震惊不已,这不科学啊,鬼不是都应该青面獠牙嘛,虽然偶尔有几个例外,但是她从没见过如此有气质的鬼。

只见那男鬼双眼如月,鼻子高挺,薄唇轻抿,嘴角扬起一抹放荡不羁的笑容,嘴角有清浅的梨涡。

他的眼神清冷,像是神圣不可侵犯的雪山圣湖,只一个眼神就能让人沉沦其中,又像是蕴藏着千军万马,只要你稍微松懈就会冲你席卷而来。

他身上有浓厚的杀伐之气,却跟儒雅并存,笑起来的两个梨涡好似盛放着他身上不同却相融的各种个性。

一半寒冰,一半烈火!

“你——你到底是谁,你我并不相识你纠缠我干嘛?”李阮殊猛然呼吸问道,刚才她好像被他带着做了个冗长的梦,仿佛一瞬间看过关于他的所有沧海桑田,那是种很奇妙的感觉。

趁着李阮殊想的出神的时候,那男鬼的另一只手在她的腰间游走,她感受到男鬼手掌的冰冷,竟然有种心猿意马的感觉。

我靠!李阮殊,你可要把持住,不能看人家是个帅鬼就丢了自己的原则!

“你我可是老相识了,我天天在你家看着你吃饭,看着你睡觉,看着你——洗澡。”那男鬼盯着她眼神变的轻佻地说道,他的脸缓缓的靠近,眸光相识幽深的潭水,神秘诱惑。

这她腰间游走的手渐渐向上,显然是想完成他刚才没完成的动作。

“你身上的气质严肃而克制,你生前很可能是军人。”李阮殊眼睛一眯故作淡定地说道,这个时候总要转变转变话题。

“哦,你猜的倒挺准的。”那男鬼眉眼一挑,高冷地说道。

“所以啊,你这撩妹的手法太生硬了。”李阮殊嘿嘿笑着一脸不屑地说道。

那男鬼皱了下眉头,有些不解地问道:“什么叫撩妹,我是真的喜欢你。”

李阮殊作为一个二十多岁没又男人的严控色女,他刚才的那句话的杀伤力不亚于撩妹高手的手段,看着那男鬼一脸认真的样子她的眼睛都要冒出粉红色。

“你干什么!”正当李阮殊色心大起的时候,那个男鬼竟然解开了她衬衫的扣子!

“你衬衫的扣子好碍眼。”那男鬼一脸认真冠冕堂皇地说道。

“你说什么——唔!”她的话音刚落嘴吧忽然被堵住。

她被强吻了!还是被一个男鬼!这要是让老太太知道,肯定会打断她的腿!

他的双唇冰冷,包覆着她的唇,感觉好像小时候夏天吃的冰淇淋,竟然有些甜蜜,她根本不会接吻,但好像是本能似的她竟然回应起他。

他的手已经把她衬衫解开大手握住她纤细的腰,缓缓的揉捏着她的皮肤。

他的唇忽然离开,意乱情迷的李阮殊心里竟然有些失落,她听到他的轻笑,他的手渐渐向上在她细腻的皮肤上留下冰凉的轨迹。

“喜欢我吗?”低沉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她下意识的点头,紧接着又摇头。

“放手!-放手!”她脑海中残存的理智苏醒,因为他的手竟然已经解开了她的内衣带子,只是她虽然说着拒绝的话却做不出任何拒绝的动作。

他用额头低着自己的,微微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道:“今天晚上不管别人拜托你什么事你都不要答应知道了吗?”

李阮殊不想跟这个男鬼废话狠命的推开他朝着跟好友约定的包间走去。

那男鬼这次并没有追,站在原地英气的眉紧促着眼神写满了担忧。

忽然男鬼身边黑气凭现,一面向文雅的鬼灵冲他恭敬的点头。

“爷,鬼差已经准备好了,马上就要到夫人阴时劫刻了,您告诉夫人了嘛?”

男鬼叹了口气,剑眉轻挑吩咐道:“我已经说了,你不要弄太大动静,毕竟还没到冥婚之约的期限。”

“是!”鬼灵点头,转身便消失了。

猜你喜欢

  1. 男生小说
  2. 玄幻小说
  3.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