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武侠> 仙道无疆

更新钱柜娱乐888:2018-08-17 00:48:54

仙道无疆 连载中

钱柜娱乐888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藏锋卸甲 分类:武侠 主角:周青

造化大千,是为仙;荼毒天下,是为魔。一个普通的修行之人,因为意外得到一枚“九窍玲珑丹”而招来灭门之祸,九死一生脱险的他发下誓言,穷尽一生也要洗雪仇恨。仙丹有灵,脱胎换骨,且看他手持三尺青锋,穿梭在仙魔之间,君临天下,仙道无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春雷乍响,沉沉夜色之中光线一闪,不多时,霏霏细雨便淅沥沥的落下。

在这夜色雨幕之中,那连绵三百里的卧虎山显得甚是模糊,一缕缕的烟丝恍惚间在山中升腾起来,但却尽数消泯在茫茫雨幕之中,不留一丝痕迹。

如今这世间,仙家门派数不胜数,剑仙真修时常行走,甚至世间还有化作人形的大妖出现,堪称是修行界万年难遇的鼎盛之世。这卧虎山便是一处仙家洞天,三百年前卧虎老祖途经此地,见此处山川灵秀,地脉丰沛,便立下道统,取名为卧虎门。

能够在世间行走,并且传下道统,这足以证明卧虎老祖的修为已经到了所谓“真人”的境界。

当初的卧虎门盛极一时,方圆万里之内都是鼎鼎有名,然而三百年的蹉跎岁月过去,当初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卧虎门如今却是人才凋零,当代掌门李长青也才是灵台三四重天的修为而已。

子午十分,寒气深重。

在卧虎门深处的一座偏殿之中,却有着连绵不断的剑影闪烁,伴随而至的,是一道道凌厉的剑气。

偏殿异常宽阔,其中甚至没有什么陈设,只是在正中心放着一个木桌,木桌之上有着一盏油灯,烛火摇曳不定,似乎随着剑气激荡,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良久,剑影终停,从那昏暗烛火映照的阴影之中走出一个人来,穿一袭青衫,身材偏瘦,笔挺直立,只是面上却有着明显的潮红,几滴汗水从额头滚落,似是在昭示方才练剑的激烈。

男子名叫周青,乃是卧虎门弟子,资质谈不上多好,也没有大多数人都欠缺的刻苦之心,所以在这卧虎门之中,也只是一普通弟子,甚至还是最不起眼,容易被人遗忘的小角色。

周青从袖口之中取出一块白纱,异常认真的将自己手中的长剑擦拭,在烛火之下,长剑也没有什么寒光闪耀,朴实无华的样子略显寒酸。这是一柄桃木剑,被低等级的炼器手段祭炼过,倒也合适一般练气期的修士使用。

将桃木剑擦拭干净,周青小心翼翼的将剑放在桌上,深吸一口气,长长地吐出……

眉头却是略微皱起,轻叹道:“多事之秋啊……”

站起身子,周青将桌子上摇曳的油灯举起,打开木屋的门,走进隔壁的丹堂。

由于修为低微,资质也算不上出色,周青一年前便被派到这卧虎门最为偏僻的丹堂,成为丹堂执事,其实也就是照看丹堂的杂役弟子而已,只不过名头好听一些,有些微不足道的权利。作为看守丹堂的弟子,每夜的巡逻是必不可少的。

丹堂一般很少有人来,因为门派没落的关系,这里的丹药都不是什么珍稀的东西,很少有人会冒险盗窃,所以周青只是按照惯例,随便巡查一番。

然而,就在周青方才走出偏殿,正要朝着丹堂走去的时候,却有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响起。

“这个时候谁会来这?”周青一惊,但并不慌乱,拿衣袖遮住摇曳的烛火,防止被雨水扑灭,转过身子,低沉问道。

“来者何人?”

“是我啊周师弟……”轻轻的声音传来,是李浩的七师兄罗离。

“罗离为何这个时候来丹堂?”周青心中暗自盘算,面上却是不动声色,他朝着罗离的方向拱手道:“七师兄所为何来?”

罗离身穿黑衣,身上有些潮湿,想是不慎淋了些雨。他并没有直接走到周青跟前,,而是四下看了看,确定没有其他人之后,才露出笑容,走了过来。

“周师弟每日巡逻可辛苦?”

“职责所在,倒也乐在其中。”周青轻笑道,既然罗离在绕圈子,他也不愿挑明,如今这个时候,他只求安稳,不愿过多招惹其他。

“呵呵……”罗离笑着和周青谈了几句,周青一一答复,相谈甚欢的样子。

“这是在装糊涂么?”罗离并不愚蠢,见周青这么久还未曾询问他的来意,便知道周青的心意。不过今日来此是经过熟虑的,他不可能就此放弃,所以,罗离故意露出忧愁的样子,试探道:“门内最近出了大事,周师弟可曾耳闻?”

“来了!”周青心中暗叹,果然,躲是躲不过去的。遂即,他便淡淡道:“略知一二。”

话音出,语气之中也不禁带着几分焦虑。

卧虎门的确出了大事,前一段时日掌教李长青外出,机缘巧合之下,在一处隐秘之地得到一株银须草。这可是灵药七品的宝物,提升灵台境两三个等级都不是难事,可以说,李长青若是炼化这银须草,那么他的修为便会突飞猛进,他们卧虎门的地位也会直线上升。

这本是好事,但天意难料。不知怎么回事,银须草被卧虎门得到这个消息让这十万里内第一大派玄元宗得知,当下,这玄元宗就出动了不少人马,朝着卧虎门而来。

其来意,自然不言而喻。

修道界艰难可见一斑,就算是得到了宝物,如果没有相应的实力,那么宝物就会成为招来灾厄的祸端。

卧虎门和玄元宗相比,就如同小蚂蚁和巨象的差距,若是后者要发难,卧虎门是没有抵抗能力的。所以当这个消息泄露出来的时候,整个卧虎门上下都人心惶惶,甚至当天就有十几个弟子逃离师门。

趋福避祸本就是人之本性,面对着玄元宗这等庞然大物,小小卧虎门根本无法给人安全感,逃离也是正常。短短数天,门徒数百的卧虎门足足少了一半的弟子,并且每一日数字还在增加着。

大厦将倾,卧虎门就像是惊涛骇浪之中的一叶小舟,随时可能倾覆。

在这个时候,罗离来到丹堂,其来意很是难说。

“师弟知晓便好,也省的我多费唇舌。”罗离面上露出严肃的神色:“师弟你以为卧虎门相比玄元宗如何?”

“如沙砾比珠玉,蚂蚁比真龙。”周青答道。

“玄元宗风格如何?”

“向来杀伐果断,蛮横株连。”

罗离指了指自己,问道:“若是玄元宗杀上门来,师弟以为我们会如何?”

周青叹息道:“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罗离见周青的眼中露出焦虑的神色,心中暗喜,但面上却是正色道:“师弟可曾听闻这几日众多弟子逃离一事?”

这些事情都是发生在眼前,周青如何不知,只能点点头。

“我明日也要离去了。”罗离突然道,目光灼灼的看向周青。

“连罗离都要走了么……”周青头一次变了脸色,罗离天资不俗,在卧虎门很是得宠,如果不是真的到了危急存亡的时候,相信他是不会轻易离开的,那这么说,卧虎门现在真的是到了十万火急的时候了。

“没想到这平日得宠的罗离也是一个天性凉薄之辈,当真应了树倒猢狲散这句话……可是,他要离去,为何要来跟我说?”周青心中泛起疑惑,他和罗离平日里并无来往,交情谈不上深厚,按照常规,罗离要走,必然是悄悄离去,又怎么会半夜来此向周青告知心意。

心念至此,周青突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罗离四下瞥了瞥,小声道:“不如周师弟与我一起离去如何?”

“为何要带我一起走?”

“修道界险恶,不比门派的安逸,一人行走恐有灾厄,若是与周师弟结伴,想必会安全许多。”

“可笑,这罗离平日眼界极高,而且非常得宠,门派赏赐向来不曾断过,何时将我放在眼里?今日却要邀请我一起闯荡,其内心叵测不言而喻,我绝不能答应他。”周青面上露出惊讶的表情,但是心中却是念头百转,装出沉思的模样,道:“师兄美意,恐怕无福消受,师门如今遭受大难,若是在这时候离去,良心难安。”

师门大义堂堂正正,从道义上就压了罗离一头,罗离当场脸色一冷,但张张嘴,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不过,他并不甘心,而是紧紧的盯住周青,身体内逐渐散发出一股冰冷的气势,如同罗网一般朝着周青压迫而去,声音之中也带了几分威胁的意味:“既然师弟如此坚决,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不过,不知可否给我一个面子,让我在这丹堂取几样丹药,做傍身之用。”

“明白了,这罗离一开始就想要搜刮丹药,要带我一起离开根本就是借口……”所有的疑惑都得到了解释,周青心如明镜,知道罗离是想要在离开之前在捞上一笔,而丹堂就是他的目标。周青心中冷笑,面上却露出为难之色道:“师兄要拿丹药,我自然没有意见,只不过,却要有掌教法令才行。”

“师弟这是不给面子了?”罗离一只手按在剑柄上,阴沉沉的道,在他看来,周青是没有资格反对他的。

“看守丹堂乃是我的职责,一旦有失,必然会受到责罚,承担不起。”周青缓缓说道,不温不火,但心中却是有着几分紧张,罗离早就已经是练气十层,半步筑基的境界,比起他来说强上不少。只是这时候哪里能示弱?周青不得不让自己镇定下来。

“卧虎门现在已经是风雨欲来,谁会有心思来责罚你?”罗离有点失去耐心了,目光中闪烁着冰冷的光芒,道:“昨日,秦国第一门派离尘剑宗已经答应收录我为内门弟子,这可是一个绝佳的去处,你今日若是答应我,说不定我便可以让你也加入离尘剑宗,哪怕只是外门弟子也要比在这卧虎门看守丹堂要好。”

“怪不得这罗离走的这么干脆,原来早就有了去处……离尘剑宗,好大的名头!”

离尘剑宗和卧虎门一样,都在秦国范围,只不过前者是秦国第一大派,后者则是小门小派罢了,期间差距堪称巨大。

“所谓良禽择木而栖,离尘剑宗名头的确响亮,师兄前去定然前途似锦。”周青面无表情的说道:“只不过,我却是没有兴趣。卧虎门对我有不少恩惠,现在这个时刻,就算是不为门派出力,但我也绝做不出损害门派利益的事情……所以,请师兄成全。”

“你这意思,就是说我是无情无义之辈了?”三番四次被拂了面子,罗离早已是愤怒,当下便是拔出剑来,冷冷喝道。

“我可没这么说……”周青面上依旧没有表情,他只是抬了抬眼皮,望着罗离说道:“师兄本事如何,周青可不敢领教,也没有胆量领教,若是平日,师兄要求必然是答应的,只是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师兄提出的要求可不敢答应。”

周青望着罗离微微有些得色的面庞,用蕴含着三分讥诮的淡淡声音说道:“只是昨日大师姐才来过这里,交待我好生看守此处,如果有什么意外,可随时禀报于她。”

“大师姐!”罗离瞳孔一缩,似是大师姐这个称谓让他恐惧,不过他也不是随便就能糊弄的角色,当下这是面色微变,便恢复正常,手指轻弹长剑,发出铮然轻响,低声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语气还是方才的语气,却失了几分凌厉,周青心中哂笑,却不急不缓将油灯放在潮湿的地下,捡起一根树枝,冲着虚空划拉几下。

破风声不绝,小小树枝如同绝世宝剑,竟激荡出几分剑意。

罗离的脸色终于变了。

“师兄也知道,我只是一个看守丹堂的不成器弟子,资质低劣不说,见识还很短浅,如果不是大师姐为了让我好生看守丹堂,教导我一些剑术,我能有如此成就么?”周青淡淡的看了罗离一眼,弯下腰捡起油灯,手中树枝化为飞灰。

罗离看着周青从容淡定的面孔,硬是没有发现半点破绽,面色终于变得难看,眼神之中也有了几分顾虑。

难道大师姐已经察觉了什么?

见罗离面色几经变换,周青知道是时候趁热打铁,干脆撕破了面皮,淡淡道:“师兄好走。”

“哼!来日方长,你给我记住!”罗离深深的看了周青一眼,迈步而出。

他离开之后,周青终于松了一口气,方才罗离给他的压力可是不小,好在凭着长钱柜娱乐888孤独无趣时琢磨的剑术蒙混过关,这才有惊无险。

他转过身子,继续朝着丹堂前行,只是心中却很是不平静。

“罗离虽然是一个小人,但是他看风向的本事应该不会差,如果不是卧虎门到了危急存亡的时刻,恐怕他是不会走的……”

周青长叹道:“也该想想后路了,或许,也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去意顿生。

就在他推开丹堂大门的时候,一阵风吹过,在雨落天气之中依旧摇曳的烛火却在这时候陡然湮灭。

……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1. 男生小说
  2. 武侠小说
  3. 仙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