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武侠> 火浴江山

更新钱柜娱乐888:2018-08-17 00:48:19

火浴江山 连载中

钱柜娱乐888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一名邪 分类:武侠 主角:丁冬,洛水清

冰与火,祭奠了谁的江山;血与泪,铭刻了谁的墓碑。天下乱,群雄起,腐朽帝国分崩离析,新的世界应运而生。我信奉义和,我将火浴江山,怒誓涅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春城入秋,也一样是秋风落叶,满目萧条,虽然名字中带一个“春”字,却也难多拥有春天时的朝气蓬勃。

春城是帝国十大名城之一,地处帝国腹地,城池占地面积广,人口多,极尽繁华,但繁华之下掩藏的,是腐朽与糜烂,与其他诸城并无二致。

丁冬在城门口,跟随一众外来人口,排着队,等待守门官兵的检查。他低着头,跟随人群缓慢向前移动。

“唰”的一声,一杆尖端带着火苗的长矛横在他的面前,红樱被风吹得微微颤动,十分好看。

“哪来的?”守门官的声音如炸雷,洪亮而威严。

丁冬抬起头,发现自己眼睛平视向前,只能看到对方的腹部。这位守门官有着明显的将军肚,将深褐色的兽皮缝制的官服撑得鼓胀了起来。他看着对方肚子上绷紧的狼头图案,觉得有趣,想笑,却终于强忍住。

“你小子聋吗?问你话呢。”守门官显然有些不耐烦了,大声对丁冬催促道。

“我是来投奔亲戚的。”丁冬大声答道,说着,从身上掏出一张记有地址的纸条,上递给守门官,却不敢抬头去看那守门官的脸。

守门官接过纸条,却没怎么看,又还给了丁冬,不冷不热的道:“进去吧。”

丁冬收起纸条,进了春城,他一路向前,没有回头,一直走到一个无人的深巷,才松了一口气。他之所以这么紧张,是因为他是一名马匪。

是的,丁冬年龄不大,身材矮小,但是他确实是一名马匪,而且是来自西部凋谢平原的剽悍的马匪。

凋谢平原的马匪不只一家,他们常年为争夺地盘而拼个你死我活,偶尔劫个把富商,来保证温饱。

原本丁冬以为自己会同寨内的弟兄们一样,要在刀尖上舔血一辈子,然后哪一天劫一个姑娘,再有一个小孩,最后一不小心死在谁的刀下,用自己的尸体占上一块风水宝地,至彼完整人生。但他没想到,就在半月前,大当家、二当家还有军师竟然将他赶出了寨子,这一幕他现在还记得。

“去春城吧,找一个叫段胡医的人,那是一个神医,应该能帮你恢复记忆。”军师带笑的面容依然存留在丁冬脑中,他却只觉得那张脸隐藏的只有阴险与狡诈。

“臭小子,还不快滚?”大当家对准丁冬的屁股就是一脚,这一脚,是没留余力的,踢得丁冬过了这么多日子了,还是感觉到臀部隐隐作痛。

丁冬今年十五岁,但是他十岁前的记忆如同一张白纸,他记不起丝毫。军师说他必然有着复杂的身世,必然有很重要的责任要去担当,但是,无论是身世还是责任,军师都说不出是什么,不过军师一直都在说的是,等他成年那天,会给他指一条明路。

而这所谓的明路,就是三更半夜被大当家从床上揪下来,一脚踢出寨子,不让回头,却让他去帝国中部的春城找一个叫段胡医的人。

丁冬在巷子里发了一会呆,确认没有官兵尾随,才放下心来,大摇大摆的上了街。

春城的繁华与凋谢平原的荒凉是高度鲜明的对比,这里大花姑娘满街跑,各种有趣的小玩意摆满街,更有一些看起来好看的东西吃起来也怪好吃的,这让丁冬兴奋不已,挨条街道吃了过去,兴奋的忘记了此行的主要目的。

丁冬这样的顾客,是小贩们的最爱,被小贩们私下称为“土豹子”。“土豹子”都有点小钱,花起来十分痛快,从不砍价。眼贼的小贩,甚至对丁冬偷偷提价几倍,却依然卖的痛快。他所在的位置,其实属于春城的平民区,因此他大手大脚的行为,顿时使得他鼓鼓的钱袋引来他人的觊觎。

“怎么走路的?”一个瘦不拉机,穿着破烂的小乞丐和丁冬撞了个半身,小乞丐竟然叉着腰,指着丁冬鼻尖,大嘴一咧,唾液横飞。

“你他妈说谁呢?找打是不?”丁冬马匪出身,根本就不怕硬的,瞪圆眼珠子,拎着拳头就要去揍那小乞丐。

小乞丐顿时闷声不语,走出一段距离后,忽然大喊丁冬一声“土豹子”,然后挑衅的竖起了小拇指甩了甩,接着转身便跑。

丁冬在寨中一直被宠惯,出了寨子,凡是让他不愉快的,都被他大卸八块,此时竟受了一个乞丐的气,他的肺差点炸了。

“你他妈别跑,老子弄死你!”丁冬大吼一声,将买来的小吃往地上一摔,就向着那乞丐追了过去。

丁冬追着那小乞丐几条街,眼看着对方七拐八绕就不见了,于是只好停下来,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心中暗骂:“小兔崽子,有能耐别让老子逮着你。”这时,一股香气飘进了他的鼻孔。他鼻头抽了抽,嘴角上扬,伸手擦了擦口水,大笑道:“大肉包子!你丁爷爷来啦。”他像猎狗一样,闻着气味,找到了路边的肉包子铺,一边伸手掏钱袋,一边点了两个纯肉馅的包子。可是,他这一掏钱袋不要紧,顿时脑中“嗡”的就一声,之后空白一片。

钱袋,竟然不见了。

“小哥,肉包子还要不要了?”卖包子的大叔已经用荷叶包好了两个包子,正等着丁冬一手交钱,他好一手交货,却没想到对方一下子像雕塑一样,定在地上不动了。

“他妈的!肯定是那小子偷了我的钱袋,看我抓着他不把他手剁下来的。”丁冬忽然怒吼一声,转身狂奔,吓得卖包子的大叔一个哆嗦,望着他的背影一阵发愣。

丁冬的追捕,是盲目的,他人生地不熟,晃了几条街道,就已经产生了眩晕感,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望着周围陌生的面孔一副副,他感觉自己几乎要抓狂。

其实钱财对于丁冬,并不重要,只要随随便便做一票,就能够让他很长一段钱柜娱乐888不愁吃穿。但是,装在钱袋里一起丢失的,还有两件重要的东西。一个是纸条,上面有军师写下的段胡医的地址;一个是玉佩,那是他记忆中一直伴在身上的,军师说,那玉佩代表的是他未知的身份,是无论如何也不能丢的。

“臭小子,你千万别让我抓到你。”丁冬恨恨的一拳头砸在墙上,“嗖嗖”震下了一块墙土。

“救命……”

丁冬正处在愤懑与恼火的状态,忽然隐隐约约听到有呼救声传进耳中。他左右看了看,发现周围路人都行色匆匆,似乎谁也没听到那若隐若现的呼救声。

“难道是自己幻听了?”丁冬甩了甩头,掏了掏耳朵,正要离开,却又听到呼救声。这次他听得真切,那呼救声尖细,似乎是女子发出,方位大概就在他正前方十数米的胡同里。

“瞧瞧去!”丁冬想着,拍了拍手上的灰土,快步走进了那胡同里。

胡同狭长,歪歪扭扭,随着丁冬越深入,那呼救声越清晰,甚至还有其他人肆无忌惮的笑声。

“你再大点声叫啊,在这地段,你就是叫天,天也不会应你,叫地,地也不灵。等一会你叫累了,我们哥俩让你们两个小妮子好好爽一爽。”一个破锣一样的声音淫笑着说道。

丁冬一直走到胡同深处,见到四个人,两男两女。

两个男的都穿得破衣篓叟,远远的,丁冬就能闻到那两个男人身上的汗酸味,十分呛人。这两人一个身材瘦高,像麻杆,一个身材矮胖,像冬瓜。他俩此时正堵着两个小姑娘,一个身穿粉红色的绣花绸衫,下着珍珠白丝裙,那瓜子型的白嫩如玉的脸蛋上满是害怕,正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另一个是丫鬟的装扮,淡蓝素色布衣,此时正伸开双臂护在华服女孩身前,呼救声就是她发出的。

丫鬟看到了忽然出现的丁冬,面露惊喜,大声急促道:“这两个混蛋要欺负我们,求你快救救我们。”

身材矮胖的男人闻声回过头,露出圆扁的麻子脸,他瞥了一眼丁冬,不屑道:“哪来的野种?赶紧滚远点。”

其实丁冬是因为好奇才过来的,本身还没有来得及产生仗义救人的想法,但是麻子脸的这一句“野种”激怒了他,恨得他牙根咬得直响。

麻子脸看丁冬没吱声,以为自己的威慑起了作用,于是回过头,继续淫笑着挑逗墙角下的两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忽然,他听到身后传来急促而沉重的脚步声,还有阵阵风声,他吓了一跳,连忙回头去看,正迎上了一个硕大的拳头。

丁冬一拳挥在麻子脸的鼻梁上,将麻子脸打得后仰倒地。

麻杆在一旁吓了一跳,根本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眨巴着绿豆大小的眼睛,一会看看丁冬,一会看看地上的麻子脸,张大嘴说不出话来。

麻子脸倒在地上,也懵了,鼻子软趴趴歪在一边,眼泪、口水及鼻血全混在自己脏旧的衣服上。

“你他妈找死!”麻杆终于反应过来,哆哆嗦嗦从腰间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小刀,还没等出手,被丁冬圆咕隆咚的怒目瞪着,顿时胆怯了,连忙拿着小刀的手别到身后,“咕咚”一声咽了一口口水,不敢妄动。

“你个孬种,怕什么?他就一个人,咱俩弄死他。”麻子脸骂着,从地上翻了起来,向着丁冬扑了过去。

麻杆被麻子脸的一句“孬种”骂得红了脸,怪叫一声,挥着小刀,也向丁冬扑了过去。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1. 男生小说
  2. 武侠小说
  3. 仙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