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仙侠> 宿谋

更新钱柜娱乐888:2018-08-17 00:45:46

宿谋 连载中

钱柜娱乐888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微雨心情 分类:仙侠 主角:皇甫冲

大唐顺宗年间,河西府少帅皇甫冲目睹家门被灭,机缘巧合,使他得以化身十三皇子李玄潜入长安大内伺机复仇,红颜白骨,双龙夺嫡,他不动声色。面临风雨欲来,步步杀机的庙堂与江湖,且看皇甫冲如何奇谋深算,冲破困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唐顺宗年间,中原腹地河西府。

皇甫门第内热闹非常,河西节度使皇甫惟忠一身红衣,看着人来人往都是来庆贺他的寿辰,他难掩欣喜之色。

“圣旨到!”

门外传来一阵冒失的尖嗓音,皇甫门第内喧嚣声骤停,原本还在饮酒吃肉,大声道喜的宾客们瞬时全都停下了手里的活计,齐身望向门外,全都将目光转向了远处一群不速之客的身影。

“浅绿色七品官服?这些人是?”

“是...是天龙院!”有眼力好的宾客张着嘴巴惊叫。

“是他们?天龙院可是人间地狱,他们怎么会来?听闻,凡是天龙院每到一处,定会带去一场血腥屠杀,血流成河的悲剧,看来今天皇甫家将临大难了。”

有宾客慢慢理清思绪,看清楚了来人正是天龙院的密探,一袭几十人,每一个都面带粉饰,略显瘦弱,却满带杀气,怒气虚掩。

当今天下,福王和邵王两个皇子围绕着皇太子之争,大搞集团对抗,争斗更盛,宦官专权的局面也愈发难以控制,其中当属天龙院,是以太监为查案密探,体系庞大,实力不可小视,其直接隶属于皇帝,名义上打着为皇帝分忧的旗号,实际上却到处烧杀抢夺,残害忠良,大行秘密暗杀,恶行累累,百姓们日夜惊闻血腥屠杀,敢怒不敢言。

天下皆知,天龙院与各大节度使相互勾结,私下密谋不轨之事,最恶劣的当属河东节度使萧耀天和天龙院院首俱文珍,二人私下秘密结盟,排除异己,只要是对他们不利之人,便遭屠戮。而对他们来说,最想打败也是最想折服的人当属河西节度使皇甫惟忠。

“一群太监,双手沾满了忠良的鲜血,真该死。”

“咳咳咳...”

议论声纷纷,恰在这时,府内踱出一个瘦弱的身影,只见他瘦长的身材,脸色惨白,发髻高挽,却依稀可见缕缕白发。

皇甫平佝偻着身子,身着一袭蓝色长袍,倒显精神,他疾步行至府外,朝着远处来到的天龙院密探怒目圆瞪,破口大骂了一句。

作为皇甫家的长子,喜得千金的皇甫平本该在这个大喜的日子里欣喜不已,却没想到天龙院的密探会突然出现,本来身体就不是很好的他,怒火中烧,倒是有些控制不住大骂起来。

“平儿,无须动怒,该来的迟早会来,躲是躲不掉的。”

浑厚有力的嗓音,稍稍平息了皇甫平的怒火,从府内走出来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身影,一袭紫色锦袍,腰间佩戴着黄白石玉,深夜中也能闪烁着微光,倒是处处都对应着他二品大员的尊贵身份,一展舒容,此人正是大名鼎鼎的河西节度使皇甫惟忠。

他的出场让整个皇甫家转眼间变得安静了不少,或许是发自内心的敬畏,府内吃酒的宾客们即使身处危境,却依然对皇甫惟忠恭敬有序,充满敬畏的眼神汇聚其一身,也都说明了一个问题-皇甫惟忠在河西府的威望无人可及。

“父亲,那天龙院欺人太甚,难道我们就这么任由他们欺凌?我,咳咳咳...”

皇甫平说话间,脸色青红交映,更重喘不已,不多时却已经觉得头晕目眩,那是老毛病又犯了。

“平儿!来人,将大少爷送回去!”

“父亲!”

皇甫平被几个下人硬生生的强搀扶着进了府内。

皇甫惟忠未做更多的解释,只是冷着脸,迈着大步子,轻身来到了府外,迎面对上了距离府邸已不足五十米的天龙院密探。

而这时,从密探的队伍后面,闪出了一个明显与其他密探穿着大为不同的人,众密探不多时让出了一条小路,而这个人带着阴冷的笑脸缓缓挪步,一步一步的亮出了他的身份。

这个人身穿着浅绯色官服,头顶一黑色官帽,脸色异于常人的惨白,眉眼间多了一丝丝的笑意,却透露着恐怖,看他身体瘦弱,却每走一步都不失轻狂,这个人的出现让身处皇甫家府院内的宾客们都不自觉的后退了一小步,看得出他们是真的畏惧这个人的出现。

皇甫惟忠不怒反笑,这人他是认识的,天龙院院首俱文珍的大名恐怕天下还真没几个没听过的,来到这里吃饭的宾客大都是河西府有官职的几品官员,他们对于俱文珍的了解更是细致,但闻天龙院灭绝人性的屠杀,他们都能说上那么一两个,因而对于俱文珍的出现,谁都会从心底产生一种异样的恐惧感,不由得纷纷后退,倒是皇甫惟忠,本该最觉惶恐不安的人,此时倒是奇怪的很,竟然还能笑的出来,可见其本事之大了。

俱文珍看到皇甫惟忠笑脸相迎,一时诧异,不觉得有些恍惚,可也就是一时半刻的捉摸不透,而后便了然了。

皇甫惟忠几步上前,缓缓作揖,拱手言道:“俱公公,突然来到我河西府,又是深夜来访,不知有何急事?为何不提前通报一声,也好让我提前做好准备,迎接公公大驾。”

堂堂二品官员竟然要给一五品太监客气到这个程度,虽说有些荒唐,但是也说的过去,谁都知晓俱文珍和皇上、萧惠妃的关系亲近,更知道他手段是何狠绝,既然他能够前来,便是带着圣意,形同皇帝亲临,这样一算,皇甫惟忠的客套倒是显得非常必要了。

习惯了这样说辞的俱文珍自然知道该怎么逢场作戏,因而说的比谁都好听,只是这话里话外却暗藏杀机,令皇甫惟忠深感不安。

“皇甫大人说错了,咱家来到这里,可不是什么公公的身份,与萧惠妃更无关联,咱家手执圣旨,身后跟着天龙院的密探,难道大人还猜不出咱家今天是来干什么的吗?”

“呵呵,俱公公这话说的隐晦,我皇甫惟忠一向本本分分,忠于职守,对皇上更是忠心耿耿,天龙院来此,难道是来给小儿喜获千金庆贺的不成?”

皇甫惟忠脸色陡然一变,话锋凌冽,一钱柜娱乐888倒是唬住了嚣张异常的俱文珍,他是从心里感受到了这个曾经参与平复先朝叛乱的大将军,即使人到暮年,却依然保持着无人敢轻视的威严气势,令他这个杀人如麻的刽子手都深感意外和惊讶。

只是这俱文珍也不是吃素的,他马上话锋一转,笑着说道:“哦?喜得千金?那咱家要先恭喜皇甫大人和大公子了,说来也是巧了,咱家既然来了,难道皇甫大人不请进到府里喝一杯喜酒,讨个喜气?”

皇甫惟忠惊讶,这个俱文珍不但没露出丑恶的嘴脸,这会儿竟然一反常态,笑着说要讨一杯喜酒喝,其中深意令人不解,皇甫惟忠虽然心有不解,却无法逃避来到的祸事,他是个聪明人,深知天龙院来了,那必然会给整个皇甫家带来血雨腥风,而这个勇冠三军的大将军早已做好了准备,实在不行的话,那就只能鱼死网破了,而他心里最担忧的莫不过是那刚刚出生的小孙女还有这府内上百个无辜的宾客了。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1. 男生小说
  2. 武侠小说
  3. 仙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