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言情> 逆婚

更新钱柜娱乐888:2018-12-02 13:49:37

逆婚 已完结

钱柜娱乐888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云识浅 分类:言情 主角: 叶飞鱼,梁遇

被那个女人逼着结婚也就罢了,梁先生决不允许离婚也由那个女人说了算。不过他没想到的是曾经弃如敝屐的人,在后来的日子里会成为心头的一颗朱砂痣。叶飞鱼一心只想嫁给一见钟情的梁遇,随意扯出来的理由居然引出滔天的阴谋。后来叶飞鱼想要离开,梁遇却只是启唇冷笑:“休想。”这场逆婚,以叶飞鱼的一意孤行开始,结局却再也由不得她掌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哦?”古安妮拖长了尾音,“舅舅,我们见过的,小雪真是个美人,想必我那个没见过面的未来舅妈也是个美人吧。”

“瞧你这丫头说的。”廖家辉笑了笑,有点骄傲的样子。

“赵阿姨,给她们榨点新鲜果汁过来。”廖家辉朝赵阿姨招了招手。

今天廖家辉是有事情要宣布的,虽然女婿没来,有点遗憾,但是古安妮来了,也算是给自己家那边带了信,省得自己在作解释。

不过柳眉很重视今天的晚餐,自告奋勇地想要表现一样,对此廖家辉当然没有什么异议。

很快,柳眉就做好了所有的菜,赵阿姨帮着她端出来放在餐桌上。

几人坐到餐桌上,廖家辉替柳眉拉开椅子,“辛苦你了。”

柳眉笑了笑,不好意思地看了蹙眉的晚辈们,并不年轻的脸上出现可疑的红晕,越发的妩媚动人。

古安妮看着眼睛都直了,这老女人的段数还真不低,这股子风情欲说还休地,连她都学不来。

晚餐接近尾声的时候,廖家辉放下筷子,终于开始了今晚的主题。

“小鱼,今天叫你来是有件事情要宣布,我和你柳阿姨已经领证结婚了。”廖家辉看着叶飞鱼说道。

叶飞鱼闻言愣在当场,怪不得柳如雪会叫他爸爸,怪不得讲电话的时候那么郑重。不是说要等明年吗,不是说妈妈尸骨未寒会的吗?现在居然这么迫不及待,叶飞鱼心痛得几乎无法呼吸了。父亲怎么会这个样子,难道以前和母亲的恩爱画面都是假的吗?

“小鱼?”古安妮看着身边脸色惨白的女孩儿,担心的问道。

叶飞鱼摇了摇头,站起来:“爸爸,我不太舒服,先回去了。”

也不顾在场的人的反应,转身就往外走。

“小鱼——”古安妮在后面喊她,也跟着出来了。

廖家辉的脸色有些难看,有愧疚也有不满,愧疚与自己让叶飞鱼难过,让他们的关系变成今天这个地步;不满于自己竟然做个决定,娶个女人还要看女儿的脸色。

“辉,是我不好,不该吵着让你去民政局,是我让小鱼对你失望了。”柳眉嘤嘤地小声啜泣着靠在廖家辉怀里。这个时候,她自然懂得怎么让男人心软,让男人觉得自己懂事。

“爸爸,妈妈是真心爱您,想要跟您在一起,小雪也喜欢爸爸,想要跟爸爸一起生活。”柳如雪也适时的来凑热闹,乖巧懂事又柔弱的小姑娘总是能让人喜欢。

廖家辉沉默了许久,最后轻轻摸了摸柳如雪的脑袋:“你们都没错,是我让你们受委屈了。”

柳如雪低垂着头,眼睛里透出得逞的微笑。叶飞鱼那个女人实在是不懂得隐藏子的情绪,排斥,失望,心痛,那么明显的表现在脸上,这是对廖家辉决定的挑衅和抗议,而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摔门而去实在是打脸。

不过,她真的好想说,看着叶飞鱼那么痛苦,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痛快。

“小鱼,你慢点。”古安妮快步追上叶飞鱼,从她手里接过车钥匙,然后替她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将人给塞了进去。

“我来开。”

随后,她从另一边进了驾驶室。叶飞鱼现在这种状态,她哪里敢让她开车上路。

“要回去吗?还是先去我那里坐会儿?”古安妮看了她一眼,问她。

“安妮,我想回家。”她说完这句话就靠在椅背上,闭上了双眼。

古安妮一直把人送到了家门口,意料之外的梁遇居然已经回家了,这样正好,有个人在家里,也省得她担心叶飞鱼发生什么状况。

“这是怎么了?”梁遇开门,进来两个人,一个失魂落魄,一个满脸的担忧与愤恨。

古安妮看着梁遇,思考这人的靠谱性,最后开口解释:“我们刚从廖家辉那边回来,她受了点刺激,可能需要你照顾一下,麻烦了。”

梁遇点了点头,送走了古安妮这才认真看向叶飞鱼。

此时,叶飞鱼被他揽过来坐在沙发上,而他正蹲在她身前,仰视着她。

“梁遇,我累了。”叶飞鱼开口,低低地说。

梁遇什么也没问,半曲着身子,将她垂下来的一缕头发别到而后,让他更清楚地看清她的脸。

“好,我帮你放水,洗个澡,好好睡一觉。”他摸了摸她的脸,语气温柔地做决定。

替她放好了水,找好睡衣,把人推进浴室,梁遇开始铺床,铺好床之后去外间的浴室洗了澡,然后回到主卧,坐在床头玩手机,不多会儿叶飞鱼出来,她站在浴室门口,刚洗过的头发还在滴水,一双湿漉漉地眼睛无神的睁着,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过来。”梁遇将手里的手机搁在床头柜上,冲她招了招手。

叶飞鱼一动不动,他叹了口气,下床,亲自过去抓人,把人按在床沿做好,又去拿干毛巾给她绞头发。

“叶飞鱼,如果不是看在你现在状态不好,就凭你刚才的表现,我一定会狠狠惩罚你。”梁遇一边擦头发一边说道。

叶飞鱼没有回应。

梁遇叹了口气,“多大的事啊,值得你这么伤心难过?”

此时叶飞鱼终于有所反应。

她突然伸出双手抱住正站在自己身前为自己服务的男人精壮的腰,头轻轻地贴了上去。

梁遇愣了一下,继续手上的动作。

可是再下一秒他就呆住了,这个在自己面前一向唯唯诺诺,卑躬屈膝软弱到让他心生厌恶的女人,居然会大胆地挑逗自己。

那只纤细的小手正战战兢兢地扯着自己围在腰间的浴巾。

“叶飞鱼?”梁遇皱眉唤她。

“嗯?”

“你在做什么?”

“你觉得我在做什么?”

不知道是因为心急还是什么,她竟没能扯开他的浴巾,于是她换了策略,开始亲吻他的胸膛,并慢慢地往下移动。

梁遇强忍着身体的激动,正为她擦头发的手直接扯着她的发,将她拉离自己的身体。

“嘶~”叶飞鱼始料未及,吃痛的叫了声。

“叶飞鱼,我拒绝,你想发泄,我可不想成为你发泄的对象。”梁遇直言,这个女人也真是太大胆了,她到底把他当什么人,心情不好就靠身体来发泄?

“呵~”叶飞鱼被她扯着头发,正好形成仰望他的姿势,这个男人在自己面前如同天神一般,即使是蹙着眉做这么粗暴的动作,也依旧让人觉得酷酷的。此刻她着他,痴痴地笑起来。

“你又不爱我,没有爱情的爱不就是身体的发泄吗?”叶飞鱼看着他说,“又不是第一次,我现在想了,你就不肯满足我吗?”

梁遇愣了一下,随即释然,这女人说得对嘛。他们本来就没什么感情,在一起也不过是满足身体的需求,那么理由什么的又有什么重要的。

“好。”他唇齿亲启,顺势将她压在床上。

不久,房间里便响起男女暧昧的声音。这声音一直持续到后半夜,最后叶飞鱼不知是痛晕的还是累晕的,梁遇抽身出来,去了浴室。

真是不自量力的女人。

第二日,叶飞鱼醒来,入目地便是卧室的一片狼藉。

枕头一只在脚边,一只在地上,浴巾和自己的睡衣都在地上,床上的床单皱巴巴的,被子一半在床上一半在地上,而自己则缩在大床的一角。

这样的视觉冲击让她的脑袋一片空白,可是失忆是短暂的,很快,她又清楚的记起昨晚发生的事情。

唔,竟然是自己主动,真是好丢脸。有没有喝醉,居然能做出这么不理智的事情。然而想到不理智的源头,她的脑袋又低垂了下去。

可是经过梁遇这事的冲击,叶飞鱼对于廖家辉的事情,刺激倒是没有昨天大了。不过,那个家,她觉得自己以后不会再回去了。至于廖家辉,他还是她的爸爸,只是再也回不到曾经的亲昵了。他不知道这些那个男人有没有考虑过,也不知道他是否有想过自己这个做女儿的感受。总之,在他做了那些背叛妈妈的事情之后,她再也对他尊敬爱戴不起来了。

她从床上爬起来,准备去浴室洗个澡,脚才一下地,就踉跄了一下,双腿酸软不已。那个男人似乎是生气了,本来是她要的发泄,最后却是让他发泄了个彻底。叶飞鱼觉得自己真是自作自受,看来今天是不能出门了。

她坐回床上,一下一下地揉自己的腿,好一会才敢再次下地走路。

洗完澡又收拾了一下家里,将昨晚疯狂暧昧的迹象完全掩盖掉。

手机铃声适时地想起来,叶飞鱼看了一下屏幕:陆升。

“喂。”

“叶飞鱼,你怎么搞的,后悔啦?”陆升开始说话。

叶飞鱼想了一下,才想起来今天答应要跟她一起去公司的。

“没有没有,今天有点事情脱不开身,明天吧,我明天再去报道。”叶飞鱼很不好意思的说,她居然忘了这茬。

“哼。”陆升冷哼一声,显然对她的回答不满意,可是立刻这个男人又变了语气,八卦道:“我早上有给你打电话,是你男人接的哦,他告诉我不要打电话打扰你,你需要休息。”

叶飞鱼满脸黑线,梁遇居然跟他这样说。

“叶飞鱼,老实说,你们昨晚是不是,那个,那个什么过度,哈,你懂的哦。”陆升继续讲,此刻已经完全没有前面对她食言的不满了。

即使是隔着电话听人说这件事,叶飞鱼还是不由得红了脸。<\/p>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1. 穿越现代小说
  2. 青春小说
  3. 都市小说
  4. 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