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言情> 爱他是人间炼狱

更新钱柜娱乐888:2018-11-08 22:05:23

爱他是人间炼狱 连载中

钱柜娱乐888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缚瑾 分类:言情 主角: 阮语 林维止

我遇见林维止在我最灰暗的二十一岁。 未婚夫背叛,父亲出轨。 他犹如一束阳光,顶着我姑父的身份,踏入了我的人生。 有人问他:维止,你这么理智,为什么要毁掉自己。 所有人都发出疑问,觉得他疯了。 可世间情爱都是命,他也逃不过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吃了晚饭准备回家,林维止的朋友忽然到别墅来看他,我透过门上的玻璃望向庭院,路灯照射下有一条欣长的人影,投在斑驳的大理石地上,那是一个和他年纪相仿非常清瘦漂亮的男人。

的确可以用漂亮来形容,我觉得长着一双丹凤眼的男人都是斯文败类,我遇到过的丹凤眼桃花眼男人很少,有也是指着这点先天资本到处泡马子,不可否认这种长相的男人对女人吸引很大,而且大多长得很好看。

保姆在天台晾抹布并没有听到这边的动静,我扯住林维止的袖绾问他来了客人我躲哪儿,他说不需要躲,我甩开他的手腕连说了好几句不行,这可是要灭顶之灾的事,他闷笑出来问我怎么扯这么严重,他根本不理解我,我整个人都癫狂起来,像被捉奸一样莫名其妙的狂躁。

门外敲击的声音越来越大,男人等得有些不耐烦,林维止走过去开门,我不知怎么脑子一抽钻到了沙发底下,我想他们大概很快就会去书房谈事,等上楼我再偷偷溜掉,省得碰面还要打招呼很麻烦,林维止的朋友我最起码得喊声叔叔吧?

我觉得自己太倒霉了,同龄的姑娘都升级做妈妈阿姨姑姑,而我却到处给人当侄女,还拿不到压岁钱。

我趴在地上屏息静气,将自己藏了个严严实实,男人进屋后弯腰在玄关换鞋,似乎对这里非常熟悉,与林维止关系也交好,他站在客厅很用力吸了口气,“是不是有人来。”

林维止目光在四面八方的角落一掠而过,他很奇怪我怎么凭空消失了,冷冷回答没有。

男人环抱双臂笑得奸佞,“别骗我,我闻到了女人的味道。”

林维止蹙眉,“胡说。”

男人不依不饶,走过去紧挨着他的衬衣又嗅了嗅,“绝对是女人的味道。”

他手指触摸到林维止的肩膀,拔起一根长长的直直的黑发,那是我的头发,他举起来迎着灯光咂嘴,“她在上海没来,徐秘书是短发,你有很严重的处女座后遗症,绝对不允许有陌生人靠近你的身体,还留下这样的罪证,所以结论是这个女人和你认识而且熟悉,可以让你放下戒备不再龟毛接纳她的靠近,你是不是偷吃没擦嘴,正好被我抓个正着。”

林维止伸手将他揪住的那根长发夺走,随手扔在烟灰缸里,他压下打火机射出一丝火苗,直接烧毁了头发。

男人笑得无法自抑,“维止,我没有要去告状的企图,我只是感慨枯木逢春,好奇是怎样的雨露把你滋润得这么悄无声息的开了花。”

林维止不理他,他觉得没意思,撇撇嘴要坐下,然而他屁股刚挨到沙发边缘,我在底下没忍住打了个喷嚏,这不怪我,他身上实在太香了,比女人还香,香得呛鼻。

他听到动静立刻弹起来,“什么东西?”

林维止这才看到我竟然趴在沙发下,难怪那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无奈让我出去,我非常尴尬从底下爬出来,举起一只手大喊,“我是人!别踩我。”

我头发因为刚才的喷嚏垂摆在脸上,男人很不确定看着我一点点爬出去,“是人?”

他疑问的语气让我很不高兴,我扒拉开头发把自己整张脸都露出去给他看,他盯着我看了许久,发现我身上穿着林维止的睡衣,他笑得十分狡黠,“不说没人吗,我这辈子阅女无数,空气中有没有女人的味道我怎么会闻错,越是欲盖弥彰我越是容易想歪。”

我赶紧摆手说你不是想歪,而是想错了。

他望着我舌尖舔了下嘴唇,“维止,这是?”

林维止说阮语。

男人恍然大悟,“原来她就是阮语。”

我竖起耳朵察觉到这句话的不同寻常,我指着自己鼻子问他认识我吗,他说当然,大名鼎鼎。

我啊了一声,让他说来听听。

“能吃能睡,破坏力强大到连维止的秘书都收拾不了,而且智商很有趣。”

他说完忍不住哈哈大笑,他站在台灯旁,崭新洁白的西装倒映出一缕昏黄的烛火,他越是笑得不受控制,我越是皱着一张脸生闷气,原来大名鼎鼎出的都是臭名,我没意识到他怎么会知道这些,我只沉浸在一丝忧伤和悲愤中,怨天怨地苑爹妈,怎么把我生成这个样子。

林维止将手上一颗橙子丢到男人怀里,“沈荆卓,闭上你的嘴也没有人会认为你是哑巴。”

“不苟言笑的林总开始护短了吗。”

他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一只手在膝盖上有节奏的戳戳点点,“看来我来得不是时候,惹怒了大灰狼。”

我懵懵懂懂四下看,沈荆卓问我找什么,我说找大灰狼。

他怔住,被我噎得脸色发青,这回换我哈哈大笑,我跳到林维止旁边说,“我给你报仇了,看他吃瘪的样子,像不像踩了狗屎。”

林维止非常温柔问我为什么要给他报仇。

我说报答你刚才给我做饭。

沈荆卓欠身从头到脚打量林维止,“你做饭?”

他挖了挖耳朵,林维止反问不可以吗,他说当然可以,只是严徽卿知道这事吗。

林维止毫不留情面吩咐刚从天台出来的保姆送客,沈荆卓笑着说别别,开个玩笑而已。

有人来我不好立刻走,显得对他有意见,这点人情世故我还是很懂得,但我站在这里他们也不方便说话,我跟着保姆进厨房忙碌切水果泡茶,沈荆卓好像一直在说我,我问保姆这个男人是不是有病,保姆探头看了眼客厅,“沈先生啊,他是先生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如果是女人可算青梅竹马了。他为人很好,就是嘴巴爱逗,不过很讨女人喜欢。现在的女人不都喜欢沈先生这样幽默风趣吗。”

我用刚抠过鼻子的手在一块西瓜上抹来抹去,“他是不是纨绔子弟啊,看着油嘴滑舌不像好东西。”

保姆说怎么会,先生最瞧不上游手好闲的男人,沈先生非常有才学,是赫赫有名的法医,不管多么疑难的尸体,经他手从没有错漏。

沈荆卓嬉皮笑脸的,竟然从事法医这么严肃的职业,我还真是有些难以置信,“他是不是也见过姑姑啊?”

“好像是,两个人几年前在先生引荐下有过一面之缘,喝了点茶。不过沈先生对夫人并不喜欢,之后几次我听他和先生抱怨,不希望有夫人在场的时候叫上他。沈先生性格爱憎分明,他讨厌谁一定会表现出来,让对方知道,省得不识趣。他喜欢谁也一定会表现出来。”

她说完笑着看了我一眼,“沈先生应该对您印象很好,他刚才逗您我都听见了。”

我咧开嘴拔掉门牙缝隙里的半根菜,“那您见过姑姑吗?”

“怎么会没有。夫人过年回来我还照顾过一段钱柜娱乐888呢。”

我用手指挑着剔下来的蕨菜,捻来捻去把玩着,窄窄的一截菜在我手心变得脏兮兮,我放在鼻子下闻了闻,“姑父这么优秀,姑姑也一定很贤惠漂亮吧?”

保姆提起严徽卿赞不绝口,“夫人是真的贤淑,她没有因为丈夫的出色养尊处优,她会煲汤做菜,也会织毛衣,还会做手工,更重要是脾气温和,不会在任何人面前端架子,那些富太太们都很自傲,花钱像流水一样,还有很多狗眼看人低,其实要不是嫁个好丈夫托生了好娘家,她们这种人素质最差了,根本比不了夫人的善良端庄。”

我牙齿咬住舌头盯着她掌心一把茶叶,今天在严潮家我好想听到了什么,严潮爷爷把自己一辈子的财产积蓄都给了他姑姑,没有给他爸爸,他姑姑带着这笔钱嫁给了林维止,助他做了自己人生第一笔投资,之后一发不可收拾,在商场创立了今日的维滨,有了这样的地位。

难得她没有因为这个在家庭生活压制自己丈夫一头,很多女人都喜欢在男人面前夸功,将自己的付出如数家珍,恨不得让男人感激涕零,为此就一生忠贞,

“我也讨厌啊,我最讨厌有的女人吵架就说我为你十月怀胎生儿育女洗衣做饭操持家务。这世上没有女人不能生孩子,也没有女人不会做家务,我这么笨我妈教了之后我还会拖地擦玻璃呢,难道她们还不如我啊?男人不娶你娶谁不都可以得到孩子吗,再说了,男人养活家庭出力比女人多,这个世界不缺人,缺钱啊。和谁都能过,只是穷过富过。女人不能把自己在家庭中的位置和功劳摆得太高,男人会厌烦的。”

保姆愣了愣,她看我摇头晃脑的样子,笑着说阮小姐这么年轻就对婚姻通透,以后嫁人一定是贤妻良母。

她把开水浇注在茶碗里,“但话也不能绝对,有些男人确实很过分,他们赚不了多少钱脾气又很臭,好像无所不能其实一无所长,暴躁起来打骂女人,恨不得女人嫁过来和娘家断个彻底,就像卖给了夫家一样。女人赚钱他们说不顾家,女人围着灶台转他们又说要靠自己养,对于这种男人就要压住他一头,不然以后漫长的几十年,怎么在一起熬下去呢。”

我问保姆认识严潮吗。她说不认识啊,我大笑着露出小舌头,“哈哈,可你说的好像他哦!”

她也跟着我一起笑,“还有这么无耻的男人啊。”

我点头说有呀,她问我认识吗,我说夫人的内侄,我男朋友啊。

保姆脸上的笑容顿时愣住。

我没有理会她,舔了舔嘴唇回味晚上的甜粥,林维止煲粥的手艺真是一绝,有句话怎么说的,绕梁三日不绝,他的粥简直是绕着大肠小肠盲肠十二指肠三十日都拉不完啊!

保姆尴尬得不行,她站在我旁边都不知道要做什么了,我从她手里接过一杯刚泡好的茶,问他是给沈先生的吗,她说是,先生晚上喝茶睡不着,只喝白水。

我让她先把给林维止的白水端出去,我来送茶,保姆离开后我舀了一勺辣椒加入茶水里,搅拌均匀舔了舔,辣得头晕眼花流鼻涕,我一手茶盏一手果盘走进客厅,放在沈荆卓面前,非常客气说请沈先生喝茶,他原本还和林维止说话,被我打断后看了眼茶水,又十分狡诈抬眸凝视我的脸,笑着问什么茶水。

我说花茶啊。

他哦了一声,“花茶很香浓,但绿茶更健康。”

“茶水好喝就行啦,讲那么多说道累不累呀。民以食为天,连吃喝都要顾虑,那我都不要活了。”

沈荆卓笑得非常开心,“那你喜欢喝吗。”

我点头说喜欢啊。

他朝我比划一个请的手势,“你来喝。”

咔嚓一声,五雷轰顶天崩地裂,海枯石烂苍天有泪。

我呆滞看着他,鼻孔上粘着的泡儿随着我呼吸出来又进去,进去又出来,林维止并不知道我在茶水里做了手脚,他也没有阻拦什么,我看着那杯暗红色的茶水,“不好吧我怎么能喝客人的茶。”

他说这有什么关系,他让我喝的,不喝是驳了客人的面子。

这么严重啊,这已经上升到道德礼貌的地步了。

我妈从小就教育我脑子笨但一定要懂礼貌,我颤抖着一只手把茶盏端起来,做着最后的挣扎,沈荆卓很开心等我喝,我看他奸诈的眉眼感觉他好像猜到了我整他,林维止那么精,他朋友更精!

全都是花果山的猴子精!

我咬牙横心把茶水一口气喝掉,喉咙火辣辣的一阵痛,像烧了火一样,我不敢表现出自己给这杯茶做过手脚,瞪大眼睛忍着不咳嗽,沈荆卓盯着我越来越红的脸故作惊讶,“阮小姐怎么了。”

我不吭声,张开一点点嘴唇吸凉气,他哎呀了一声,“这么美味到令人窒息的茶水,我忽然觉得没有品尝有点遗憾了。”

他说完忽然大笑出来,“你这样的智商还想算计我。”

他靠在沙发上捧腹,尽管他笑起来眼睛蛮好看,但我真想脱掉脚上的鞋拍死他。

终于知道别人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是怎样的滋味,我又气又辣,随手抓起一块西瓜咬了一大口解嘴里的灼烧感,奇怪是西瓜甜中透着一股咸,这个咸我还很熟悉,和我小时候不小心吃进嘴里的鼻涕好像哦。我盯着瓜瓤愣神,林维止质问他和女人计较什么,沈荆卓笑得受不住,“怎么会有女人蠢到这种程度,是谁养了这么一个宝贝。”

他调侃喊我小辣妞,我狠狠瞪了他一眼,他顿时笑得更厉害,林维止递给我他手边的香蕉,我如获至宝剥开大口咬,他见我火烧火燎的脸色缓和了一点,问沈荆卓还有事吗,沈荆卓说受他舅舅嘱托来谈谈项目的事。<\/p>

猜你喜欢

  1. 穿越现代小说
  2. 青春小说
  3. 都市小说
  4. 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