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言情> 此生只爱你

更新钱柜娱乐888:2018-11-01 22:04:56

此生只爱你 连载中

钱柜娱乐888

来源:微小宝 作者:悦色 分类:言情 主角:慕睿轩钟晴

《此生只爱你》是作者悦色写的一本虐恋类型的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此生只爱你》精彩章节节选:新婚之夜,我却和陌生男人滚了床单,丈夫和姐姐带着记者捉奸,我被媒体推上风口浪尖。一场阴谋,奶奶过世,我又被踢出钟家,成为整个家族的罪人。 山穷水尽时,慕睿轩向我伸出援助之手,他说:“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我们结婚吧!” 他步步紧逼,我敬而远之。 然而,为什么不知不觉间,我的心竟一点点沉沦,直到最后泥足深陷。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此生只爱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张局长殷勤地打开门,在前面为我们带路。拐了几个弯,我们来到了审讯室。

审讯室的门关着,但仍能听见里面有人在吆五喝六地说着话。仔细一听,就是那个关押我的刘队长。

张局长门儿都没敲,推开走了进去,在门口做了个请的动作,我跟柔柔随着慕睿轩一起走了进去。

刘队长好像正在讲电话,看见打头进来的张局长,忙挂断了手机,快步从桌子后面走出来,有些疑惑地问道:“局长,大晚上的,您怎么来了?”

“我再不来,你就要造反了是不是?”张局长指着刘队长的鼻子吼道。

“哪,哪有,局长我哪敢啊?”他小心翼翼地看看我,又看看慕睿轩。

“没有?”张局长指指我,“人家来报案,你审都不审就给扣了,还将她一个女人关进拘留间,跟男人混住,差一点就了出事!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啊?”

张局长越说越激动,一下下戳着刘队长的肩膀,竟将人高马大的刘队长逼得倒退了好几步。

“局长,您消消气,这可能是误会,误会。”刘队长脸色苍白,无力地辩解。

“放屁!什么误会?你这是原则性的错误!”

“是钟氏集团的钟曼钟小姐亲自过来拜托的,她说她奶奶是被,被这位钟晴小姐谋害的。”说着,刘队长悄悄瞥了我一眼,被慕睿轩一记眼神,吓得赶紧低下头。

“她拿枪逼你了?简直是胡闹!无凭无据,就敢乱抓乱关?”

“局长,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见张局长没回应,他转身跑到我跟慕睿轩身前,声泪俱下地求情。

“刘队长是吧?”慕睿轩语气冷淡,连脸皮都没抬一下,“看来钟曼给了你不少好处。”

刘队长显然已经明白,慕睿轩能搬动张局长,一定大有来头,而归根到底,是因为得罪了我。

他转向我这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道:“钟小姐,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原谅我这一回吧。”

我看着这个刘队长,想起白天来报案时,他对钟曼溜须拍马地奉承样,而现在,只差没跪下来向我磕头了,这身警服穿在他身上,真是恶心至极。

我向后退了一步,拉开与他的距离,“刘队长,你是人民警察,本应惩恶扬善,可你却是非不分,见利忘义!如果谁给的好处多就替谁办事,我们平民百姓还怎么生存?”我压抑不住内心的怒火。

“钟小姐,我错了,您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环顾四周,“陈海呢?刚刚我已经重新报案,陈海涉嫌造谣诽谤,我要跟他对峙。”

“陈,陈海,已经放了。”刘队长脸色苍白,支支吾吾地回答。

“**!你这个队长别当了,去把陈海给我带回来审讯,明天你就给我滚回去**的片警吧。”

“是,是,是!”刘队长不敢再辩解,毕竟还能保住警服,已经算不错了,转身蹬蹬蹬地跑了出去。

半小时不到,刘队长押着陈海,回到了审讯室。

“凭什么抓我?你们凭什么抓我?”陈海一路挣扎,一路杀猪般地嚷嚷。

“坐下再嚷嚷,我让你再也张不了嘴。”刘队长把气都撒在了陈海身上。

“警察打人啦,警察打人啦,啊!”陈海还在嚷嚷,刘队长一个巴掌扇过去,吓得他半张着嘴,不敢再嚎了。

“你叫陈海?”张局长厉声问道。

“啊,是!”陈海傻愣着点了下头。

“认识她吗?”张局长指指我。

“她,她,她是我老婆……”陈海这时才发现我也坐在审讯室里,惊恐地看着我,结结巴巴地回答。

“你胡说!”我拿出手机,点开录音,放出了钟曼和陈海在停车场的那段对话。声音虽然不大,但仍然能清晰地听到对话的内容。

“怎么样,陈海?我现在就告你和钟曼一个诽谤罪。”想起他们害得我没能陪奶奶走完最后一程,就恨不得马上治他们的罪。

“还认识我吗?”丁柔柔走上前一步,故意让陈海看看,“如果我没拦下你,你打算把钟晴带哪去?是不是还得告你一个绑架罪?”

“证据、证人都在,你还不老实交待?”张局长一拍桌子,吓得陈海一激灵。

“我交待,我交待,这全是那个叫钟曼的女人指使我做的。她给我五千块钱,让我带着儿子,在祭奠仪式上搞臭这个钟晴。我必须当着所有人的面,指认她是我老婆、孩子的妈,然后把她带出来,不让她在现场乱说话。”

陈海像倒豆子一样说出了实情,“我把我知道的全说了,你们饶了我吧,我也是一时鬼迷心窍,下次再也不敢了。”

“放了你?虽然是受人指使,但你也是直接参与者,现在就以诽谤罪逮捕你。”

看着陈海在笔录上签字、按手印,连日来我心中的愤恨,终于舒展了一些。

慕睿轩对张局长笑笑说:“慕某感谢张局长为我们主持正义,至于案子的后续调查,我们就不便干涉了,相信您会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他的话里虽有感谢,但更多的还是施压。

“慕总放心,我们一定会照章办事,今天的误会,不会再出现第二次了。”张局长一再地保证。

“好,那我就静候佳音了。告辞!”说完,慕睿轩拉着我,离开了警察局。

夜已经深了,站在警察局门口,凉风习习,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柔柔过来紧紧地抱住我,眼里含着泪花,“吓死我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得愧疚死。”

我揉揉她的头发,笑着说:“傻丫头,这不是没事了?”

“嗯!你没事,那我就先走了。白天的追悼会上,我们家老爷子没见到我,这一天打了几十个电话过来,再不回去,我怕他该报警了。”柔柔俏皮地笑笑。

“快回去吧,有事我就给你打电话。”

“好,那我走喽,男神,晴姐就交给你了。”柔柔自来熟地拍拍慕睿轩肩膀,跑到路边打了辆车走了。

这时,我肚子咕噜咕噜地叫了几声。

慕睿轩低头看看我,“饿了?”

这一天过得惊心动魄,丝毫没有饥饿感。现在轻松下来,肚子也开始抗议了。

“嗯,饿了。我请你吃饭吧,感谢你的帮忙。”

“看来我得点个满汉全席,才能抵过你这声谢!”

“哈哈哈,山珍海味随你点!”我心里高兴,竟也随着玩笑了一句。这是我这些天,第一次开心地笑。

慕睿轩开的是一辆黑色迈巴赫,没一会功夫,来到一个位于弄堂深处的小院门前,门口挂着一个硕大的灯笼,灯面上写着三个字――御品斋。

“太晚了,很多饭店都关门了,这是一家私房菜,艇仔粥做得最拿手。”慕睿轩停好车,熟门熟路地往里走。

说是菜馆,里面却更像是一个民国时期的老宅,**在外的朱木红梁,木制的浮雕门窗,古香古色的屏风茶台卧塌,都透着一股江南文人的气息。

慕睿轩随意地点了几个小菜、粥品,都是清爽易消化的菜式,弄得我倒像是来蹭吃蹭喝的一般。

好在服务员上菜很快,及时化解了我的尴尬。

“快吃吧,”慕睿轩把盘子往我这边推了推。

“你不吃吗?”我好奇地看看他。

“我不饿,你吃吧。”说着,慕睿轩点了支烟,翻开刚刚下车时随身拿着的文件,不再看我。

我埋头吃自己的,好像要把这几天丢失的元气全部补回来,时刻准备再次战斗一样。

等我吃完,放下筷子,慕睿轩也突然抬头,深深地看着我。

“干吗?”我被他盯得发毛。

“有笔买卖,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合作?”说着,他将手里的文件递给我。

我心中疑惑,接过了文件,低头看去,大吃一惊……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1. 轮回重生小说
  2. 惊悚悬疑小说
  3. 幻想小说
  4. 百合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