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玄幻> 截袖

更新钱柜娱乐888:2018-10-16 23:19:14

截袖 连载中

钱柜娱乐888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风御九秋 分类:玄幻 主角:左登峰 巫心语

《截袖》又名《残袍》,截袖小说简介:他生活在兵荒马乱的民国时期,虽然身拥绝世道法却并非道士,他游离在正邪的边缘,与他相伴的是一只从古墓之中逃出的老猫,确切的说它并不是猫,但没人知道它究竟是什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巫心语听到左登峰的话,表情立刻变的很严肃,抬头冷冷的看着他。

“其实我就是想看看你的样子?”左登峰嘿嘿笑道。

左登峰说完,巫心语仍然直视着他,眼睛圆睁,神情凝重。

“不洗就不洗吧,走,我带你打猎去。”左登峰被她盯的有些发毛,扭头移开了视线,避免与她对视。

“看了我的样子,你就得娶我。”巫心语说完,转身冲道观走去。

左登峰闻言立刻愣住了,虽然他事先已经猜到巫心语并不是哑巴,但是却没想到她会毫无征兆的突然开口,巫心语说的这句话并不是本地腔调,而是略带后婉音,虽不清脆却极为悦耳。此时左登峰率先想到的是她十年未曾开口,为何一开口便能说的这么流利,还有就是他感觉巫心语的声音很好听,不高不低不轻不重,看似毫无特点却挑不出任何缺点。

想完这些,左登峰才想起了巫心语说话的内容,这时候他才从愕然之中醒悟了过来,根据巫心语先前凝重的神情和严肃的语气来看她绝对不是在开玩笑。她如果是生气离开倒还好说,如果是进去洗脸那后果可就严重了。

“完了,完了,她都开口说话了,很可能是洗脸去了。”左登峰醒悟过来之后急忙扭头北望,这时候巫心语已经走进了道观。

“喂,喂,巫心语,别着急洗脸,打到野鸡再洗也不晚。”左登峰急忙抓着土枪跑进了道观。进入道观之后发现巫心语已经走进了西厢。

“我去打猎了,打到野鸡你再洗。”左登峰一见苗头不对,抓着土枪就往外跑。此时左登峰已然打定了主意,就算野鸡飞到他枪口上他也不开枪。

“等我一会儿。”西厢传来了巫心语的声音。

“完了,完了,真在洗脸。”左登峰抓着土枪在院子里手足无措的转着圈子。这一个月里他虽然一直照顾巫心语,却也只是出于对她的同情。他非常清楚巫心语虽然表面上看只比他小一岁,但是由于长期独居深山,思维并不成熟,心理年龄也就十六七岁,这个年纪考虑问题是不全面的,但是左登峰也知道巫心语非常的倔强而认真,她认准的事情不会轻易改变的,这可怎么收场。

“巫心语,你别着急洗脸,以后我可能得离开这里,你要洗了脸,别人就可能来欺负你。”左登峰冲西厢喊道。

“你说过你会保护我。”巫心语的声音伴随着洗脸的水声从西厢传来。

“我在的时候可以啊,我如果走了呢?”左登峰哭笑不得。

“我为你开口说话了,你也看到了我的样子,我以后就跟着你,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巫心语郑重回应。

“你这是什么理论哪?再说我还没看你的样子呢。”巫心语的话令左登峰寒毛直竖,看来这家伙是真想赖上自己。

“你现在看到了。”左登峰话音刚落,西厢的房门就被拉开了,巫心语的脑袋探了出来,一闪而回,随之关门。

“我什么也没看见啊。”左登峰哭的心都有了,刚才巫心语探出了脑袋,左登峰只看到了一个大花脸,十年的污垢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洗干净的。

“再等一会儿。”西厢传来了倒水的声音,不问可知是巫心语在换水。

“我家里很穷的,以后不可能一直吃的这么好。”左登峰极力的想要令巫心语改变主意。

“不要把我当小孩子,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喜欢你!”巫心语的语气很是坚定。

“啊?我要是不喜欢你呢?”左登峰连连苦笑。

“你会喜欢我的。”巫心语说着推开房门走了出来。

此时临近中午,光线充足,巫心语一出来,左登峰便感觉眼前陡然一亮,瞬时之间他就明白了为什么巫心语会说出那么自信的话,她很漂亮,非常漂亮。

巫心语是双眼皮,眼睛很大,清瘦脸盘,鼻子微挺,口形适中,她的五官倘若分开来看并没有特别漂亮的地方,但是组合到了一起就显得大气自然而无可挑剔了。左登峰先前所在的文化所不乏达官贵人家的小老婆大小姐,也有在左登峰看来很漂亮的女孩,但是那些女人与巫心语相比就显得很俗气了,她们的漂亮是胭脂,水粉,眉毛剪,鼻毛夹修出来的,巫心语的漂亮是自然成就的,未经任何的修饰。

“这个,走,上山找,咱打猎去。”左登峰语无伦次的冲巫心语开了口,转而扛着土枪冲外面走去。事实上左登峰在见到巫心语的真面目之后是异常震惊的,但是他竭尽全力没有令自己露出目瞪口呆的神情,他不想让巫心语认为他是以貌取人的男人。

在见到巫心语真面目之前,左登峰一直不相信一见钟情,现在他相信了,刚才的那一瞬间巫心语令他心动了。这种心动的感觉令左登峰很高兴也很惭愧,他之所以高兴是因为巫心语很漂亮,他愿意娶她做妻子。之所以惭愧是因为他是在见到巫心语的真面目之后才喜欢上她的,这是标准的以貌取人,这让左登峰感觉自己很肤浅。

“你喜欢我吗?”巫心语随后跟了上来。

“还行吧。”左登峰并未回头,他不是不想回头,而是不敢回头,因为一回头巫心语就会发现他脸上不由自主的笑容和难以掩盖的震惊。

“我以后就跟着你。”巫心语虽然较同龄人心理年龄要小,但是她并不傻,相反的她很敏感,她立时通过左登峰的话猜到了左登峰喜欢她。

“好。”左登峰下意识的说出了心里话,此时巫心语想不跟着他他都不允许了,因为巫心语太漂亮了,这幅面孔绝对能让单独遇到她的好人变成坏人。

“我知道哪里有野鸡,我带你去。”巫心语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显得很是欢喜,蹦跳着向前跑去,左登峰茫然的跟在后面,心中喜忧参半,喜的是天上掉下个漂亮媳妇,忧的是这个媳妇没有接触外界社会,日后的生活可能会遇到很多麻烦。

不过很快左登峰心中的担忧就被喜悦冲淡了,二十四岁的青年早就该结婚了,左登峰一直在城里工作,搞的高不成低不就,眼前这天仙一般的媳妇儿那可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自己还有啥不知足的。

虽然内心极为欢喜,左登峰仍然竭力克制着自己激动的心情令自己不至于表现的过分高兴,他怕巫心语看轻了他。

巫心语在山里住了很久,对于山中的情况很了解,哪里有野鸡群,哪里有兔子窝她全知道,巫心语并不是那种慈悲之心泛滥的老好人,山中的禽兽在她看来就是食物,人在极度饥饿的情况下是没心思发慈悲的,只有那些衣食无忧的人才有心情去搞慈善。

土枪的底部有装填火硝的地方,火药和铁砂则是从枪管灌入,野鸡体型笨重,飞起之后速度缓慢,土枪打的是铁砂,攻击面儿广,一枪过后,一只肥大的公野鸡掉进了草丛中,巫心语率先冲进了草丛,片刻过后倒提着野鸡欢喜的跑了出来。

左登峰顺手接过掂量了一下,足有三斤多。

有了收获,左登峰并没有贪多,而是立刻回返道观,回程的路上巫心语拿着两根长长的野鸡翎跑在前面,左登峰扛着猎枪提着野鸡跟在后面,此时左登峰想到的是有机会得回去感谢感谢胡茜和孙爱国,幸亏当初踹了他们那一脚,不然上哪儿找这么漂亮的老婆!

回返清水观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左登峰开始收拾野鸡,巫心语终于进屋了,坐在灶下帮他烧火。

“正好有热水,你洗洗澡吧。”左登峰拔着野鸡毛冲巫心语开了口,巫心语虽然洗了脸,但头发还是那么脏,身上也有异味。

巫心语闻言点头同意,舀走锅里的热水前往西厢关上了房门。她之所以以蓬头垢面见人也只是为了保护自己,实际上巫心语很爱干净,一天之内洗手的次数比左登峰都多。

拔掉鸡毛,剔除枪沙,很快野鸡便下了锅,此时肉食得来不易,肠肚下水但凡能够食用,也一律洗净下锅,下炖野鸡,上蒸米饭。

填上柴火,左登峰走出道观来到先前掩埋尸骨的地方,掘出了大量的尸骨扔撒到了上山的路上,他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增加道观周边的恐怖气氛,他怕万一自己有事外出,会有人到这里来欺负巫心语。

当左登峰做完这一切回返道观的时候,恰巧遇到巫心语端着盛有脏衣服的盆子走出道观,巫心语此时穿的是一件略显宽松的道袍,里面是洁白的对襟小衣,淡雅整洁。先前打绺的头发也已然洗净,披肩滴水。

“这是我师傅的衣服,她比我高,我穿着有些大。”巫心语冲左登峰微微一笑,神情腼腆。

“等等,我给你拿胰子。”左登峰闻言转身走进了道观,梳洗过后的巫心语更加光彩照人,令左登峰几乎不敢直视。

“快点洗完,回来吃饭。”片刻之后左登峰拿着肥皂走了出来,递给了巫心语。

巫心语探手接过,抬头冲左登峰一笑,转身冲水塘去了。

左登峰一直站在门口盯着巫心语走远,一开始左登峰看的是巫心语的背影,但是不知不觉视线就向下转移了,虽然巫心语穿着的道袍很是宽松,但行走之间还是隐约可见弧形臀风。

“左登峰,你还是不是人!”左登峰猛然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脑子里旖旎的想法令他感觉到羞愧,换上单衣的巫心语更显瘦弱,在左登峰看来自己应该去保护她而不是去欺负她。

“发乎情,止乎礼。”左登峰嘀咕着论语里的两句话转身回到了东厢,虽然没办法控制自己不去想,但是可以控制自己不去做。

只要是人,都会有阴暗的心理,好人并不是没有阴暗心理的人,而是有了阴暗心理可以加以约束和克制的人。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1. 现情小说
  2. 民国小说
  3. 都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