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玄幻> 六虚

更新钱柜娱乐888:2018-10-16 23:18:18

六虚 已完结

钱柜娱乐888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品岩 分类:玄幻 主角:竹寒 轩辕皊

《六虚》是作者品岩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角是竹寒轩辕皊,小说节选:一小片乌云出现在夕阳西下的傍晚,有一些压抑、有一些不适,尽管如此,也不妨碍乌云缓慢而固执的飘向山顶的一个小湖泊,层峦叠嶂高大的松柏似乎感受到了什么,轻摆着树冠,荡起阵阵绿色的涟漪。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两个灰色劲装的中年人手握长剑,以犄角之势将一个黑色劲装女子逼在了湖边,左边中年人左臂上有一大片血迹,苍白的面容不见血色,这个人受伤的钱柜娱乐888显然不短了,不过两名灰衣人没有丝毫的疲弱之像,仍旧死死盯着丈许外的黑衣女子。

仔细分辨女子的黑色劲装后不难发现,单薄虚弱的娇躯上,大大小小遍布十余个伤口,其中腹部和肩上的伤口看上去尤为严重,女子的一支手臂已经变成挂在身上的一个物件,随着渐起的山风不断摆动,另一只手中倒握着一把狭长的匕首,正按压在腹部的伤口上,匕首如一泓秋水,反射着耀眼的寒芒,让宁静的暮色平添了几分萧杀。

鲜血爬过了女子的手背,映射着戚哀的光芒坠落尘埃,在她美轮美奂的面容上,仅存的只有玉石俱焚的坚毅,洁白的贝齿已将朱唇咬出了血迹,几丝乌黑的秀发混合着血汗贴在白皙的脸颊上,曼妙的身形如无根的飘萍,随时可能被卷入死亡的漩涡,即将走到末路的生命,怎么看都有些凄惨。

风小了一些,伫立乌云之上的银甲男子仍旧平静,眉宇间似乎还有些许不耐烦。

“想不到今日就是小女子的大限,也好,有山风为本公主梳理长发,雨云为轩辕氏族鸣不公,也不枉为人一世了,呵呵…”自嘲的笑声让女子的几处伤口再次涌出了殷红的鲜血,却无力打动上天。

全神戒备的中年人担心的看了一眼受伤的同伴,再拖下去同伴会有性命之忧,必须速战速决。

不过他还是瞟了一眼天空,随后轻嗤一声,道:“可笑,轩辕一族统御天下仅仅百年时光,便视百姓如草芥,造成无边杀劫,所幸修道前辈心系天下,让你们轩辕氏的辉煌永远停留在两百年前,当年的各位前辈本着慈悲之念,放轩辕妇孺老弱一马,不料尔等不思悔改,暗中聚集前朝死忠、收买修道叛逆,意图再次统御世界,真是自不量力,试问,这样的罪孽还指望上苍会对你们有所眷顾吗?痴心妄想!什么雨云相伴,别做梦了,醒醒吧,现在是万里晴空、夕阳斜照,你不过是失血过多以至五感失常,才会有如此荒诞之语。”

女子闻言一怔,飞快的抬起头凝视着那片乌云,乌云好端端的就在头顶上,而且乌云已经压的很低了,那些缓慢涌动的灰色云流清晰可见,好像伸手就能碰到,怎么会是晴空万里?

心念一动,女子竟然不顾伤势,丹田中残存的灵气立刻开始流转,临体的山风被透体而出的灵力推开,闪烁着阵阵蓝色微芒的氤氲雾气出现在了她周围,脚下刚刚抽芽的嫩草上也蒙了一层白霜,她已经非常虚弱了,要不是倔强的个性支持,恐怕早已倒下,所以必须借助残存的修为才能抬起手臂。

远远看去,一团蓝色的光芒在乌云下忽明忽暗的不断闪烁,被蓝色光芒包围的女子,就像浊世黑风之中舞动的蓝色仙子一般清濯出尘,令人沉醉。

匕首掉在了地上,刃口上的几滴鲜血缓缓滑下。

沾染鲜血的洁白手掌,带着生命即将终结的哀伤,似乎要抓住最后一线希望,仿佛此刻她在意的只有那片乌云,虎视在侧的灰衣人已经不重要了,接连五天的末路狂奔,只为了引开三个修为颇高的灰衣人,即使女子一路上巧计连施,在她付出了极高的代价后才杀死了其中一人,曾不止一次的想用匕首结束自己的生命,结束这段痛苦的旅程,但是每次想到亲人的安危,她毅然选择了燃烧属于少女的绚烂生命,将这些人带的更远、更久……

在她心里,生死早已不在,眼前那片看上去十分柔软的乌云,才是她需要的,听说人死之后是有魂魄的,躺进那片柔软的乌云里最好永远不要醒。

为什么对方还不动手,作为一个不会再反抗对手,她真的好累。

乌云这东西有些差强人意,不过已经不重要了,当呼吸都变成负担的时候,那些虚荣一文不值。

乌云好像感受到了她最后的愿望,厚重的乌云之中很快透出了点点白色的光芒,在厚重的乌云中若隐若现的闪烁着,她举起手不过是短短几息钱柜娱乐888,那里已经汇集了好大一片的白光,乌云逐渐被白光淹没,洒下了一片柔和的让人心醉的光芒。

全神戒备的两名男子见到如此景象也暗自吃了一惊,虽然弄不清楚面前的女子究竟在做什么,可以肯定的是女子应该看到了什么,可周围除了渐渐暗下来的天光和青山碧水以及偶尔拂面的晚风之外,再无其他。

或许女子真是因失血过多产生了幻觉,两个灰衣人只能这样解释女子的怪异行径,不过他们知道,女子腹部的伤口伤势极重,就在丹田的边缘,正因如此,女子才无法跨越身后的那个小湖。

现在她竟然不顾伤势强行引动灵气,那么大量的鲜血会在她自身灵气的重压之下,从创口喷涌而出,结局似乎注定了,死亡已经无法避免。

不同于他们三人,那个始终平淡的银甲男子终于展颜一笑,像是卸掉了什么千斤重任一般的轻松,银甲男子满意的放下了环抱的双臂,微微侧身,举起一只手掌在身侧从上到下虚空划过,顿时,一片不小的五彩华光出现了,那是一扇门,一扇斑斓明亮的门,正在缓缓打开,一蓬更加明亮的光芒透过渐开的门扉照亮了整个天空。

那扇门很快打开了,入眼处是浩淼无垠的云海,平静的云海有别于天空中的白云,如果不能静心查看,很难发现无边无际的云海的正缓慢的移动,从左至右,仿佛是一面云镜,悄无声息的流淌在若隐若现的雄伟殿堂之间,产生了一种云掩雾垂的神秘之感。

每一个巨石构成的巨大门楣上,一块写着字的匾额放射出紫光万道,让人不解的是,紫光只是被局限在殿堂周围,将雄伟的殿堂笼罩其中。

距离那扇门最近的那座大殿石阶下,一位身材伟岸、面色焦急的中年人,有些不自然的扶着一位云鬓高绾的宫装女子穿过紫光急步而来,宫装女子一边走,一边急切的在门外的乌云上一遍遍扫视着,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石阶之上,还有几位彩衣飞舞、眉目如黛的女子缓步而来。

年长者慈祥温和,年幼者美丽恬静,甚至连她们身边的几位宦官,也没有了往日的卑微,只有目光中的一缕温情,注视着已经来到银甲男子面前,在正向银甲男子颌首、身着金黄色龙凤长袍的中年男女。

银甲男子微笑着向后退了一步,身着龙凤长袍的中年男女显得更加焦急了,尤其是那位宫装妇人,泪水已经潸然而落,中年人轻拥着她,为她拭去了泪珠,宫装女子抬起头,感受着中年男子的温和目光,轻轻的靠在男子的胸口上,望着重重阴云,静静的等着它消散。

“好亮啊!”乌云下面传来的感叹听上去十分遥远,声音似乎飞越了遥远的天际才远远的传来,轻拂的山风也停下了匆忙的脚步,可声音还是那么虚无缥缈。

重伤女子眼前的光芒虽然极为明亮,却没有刺目之感,相反,在这片异常明亮的银色世界里,不久前还满含愤怒的心,竟然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平和了下来。

“好美啊…”女子的声音已经很微不可闻,腹部的伤口已被蔓延到整个腹部和双腿上的殷红血迹所覆盖,脚下布满白霜的土地早已变得血红,就连她身后的湖水上也蒙上了一丝猩红的戚哀……

私窃之语清晰的传入开始为同伴疗伤的男子和受伤之人耳中,他们此时也是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当他们听到那个发自内心的赞叹时,他们不禁被女子的水属功法散发出的静逸之感所吸引,被游离于死亡边缘的凄美触动。

苍白而美丽的脸颊仰望着天空,完美的侧影被血色抹上了一笔浓重的死亡味道,凄美的笑容竟是如此的令人感到不适,她眼神中仅有的一丝属于她自己的欢愉,让这秀美如画的高山流水为之黯然,那只染满鲜血的洁白玉手,给这副绝美的画卷点上了末路的悲哀,或许这就是人在弥留之际所能展示出的美丽,无关容貌、无关身份、无关遭遇,当一个人回归造物者给予的那颗初心时,才是最美、最动人的时刻。

女子身边的蓝色光芒强烈的闪烁了最后一次,便随着女子柔软的身体倒在了还有些泛黄的草丛里,长长的杂草爱怜的将她的躯体藏了遮挡了起来,尽管风已经停下轻柔的脚步,杂草似乎不愿意让这个女子再受到伤害,虽然她的功法在不久前曾冻结了不少新抽出的绿芽,也不妨碍杂草对生命的眷恋。

一切都安静了……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1. 玄幻小说完本
  2.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