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言情> 一缕相思一寸愁

更新钱柜娱乐888:2018-10-11 14:58:43

一缕相思一寸愁 连载中

钱柜娱乐888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狸花 分类:言情 主角:莫书臣 夏至清

《一缕相思一寸愁》是作者狸花创作的一部现情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莫书臣和夏至清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我出车祸了,在市医院802病房。”接到男人的电话,夏至清马不停蹄地打车赶往医院。医院电梯拥挤,一大堆人还等在门外,她瞥了眼,立即跌跌撞撞走向楼梯。医院走廊充满消毒水的味道,夏至清全身虚软,神情麻木地倚靠在墙壁上。虚掩的门内传来女人痛彻心扉的嘶吼声。“书臣,我看不见了!我瞎了!我配不上你……”哭声和凄惨的吼声混合在一起,夏至清眉头一皱,耳膜隐隐发疼。 展开

本书标签: 现情小说 都市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纵然莫书臣心里有禽兽在叫嚣,但他难得没有占夏至清便宜,而是睡在沙发上过来一夜。

第二天一早起来,两人坐上回锡林市的车。车上的人着装多是质朴。夏至清和旁边的妇女聊了几句,得知他们都是去锡林市打工的人。

到了快到锡林市时,两人已经熟络起来。

妇女热情,抓了把瓜子塞进夏至清手里,有一句没一句的开始聊起来。

“你是城里人吧,看模样就白白净净的,真是好看。”

夏至清头次被人直白的夸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妇女又问,“你来咋们这儿干嘛嘞?是看亲吗?”

夏至清望了眼假寐的男人,说着她的话接道,“去河村看望老人。”

妇女惊了惊,嗑瓜子的动作停下来。

“河村?就是那个昨晚被烧了个干净的河村?”

夏至清脸色瞬间煞白,“你说什么?”

“唉。”妇女安慰的拍了拍她的手,语带惋惜,“最近天气干燥,一把火就把整个村子烧了个干净。”

“不过好在村子里的人大多数都逃出来了,只不过听说个老人上了年纪,腿脚不利索,可惜没有逃出来。”

妇女说完一抬头吓了一跳,只见身边的女人满面泪痕,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我要回去!”

她猛地起身,还没有离开位置就被身边的男人拉住。

“坐下。”男人微睁开眼,眼神阴沉得要滴出水来。

妇女一看,缩回自己的位置什么也不敢说了。

“你的良心呢?”夏至清气得发抖,指着他手指颤栗,“那是活生生一条人命啊,你有什么权利去糟践别人!”

莫书臣不悦地瞥了眼多嘴的妇女,把夏至清按回位置,“不关我们任何事。”

夏至清直直地看着他,似乎要看穿他表面的伪装,看透他的罪恶。

“莫书臣,是不是人命在你眼里,都不过是嘴上说说的东西。”

老人年纪大了,但为了让他们改善伙食,拖着不便的身体到河边去捕鱼。

虽然处处限制着她,但又处处给她机会。

她身在毒窝,却善良得很。

可就这样一个老人,最不该死的人却成为了牺牲品。

夏至清抹了把泪,望向莫书臣的眼里射出深刻的恨意。

莫书臣烦躁地偏过头,她对他恨也不是一天两天,多恨少恨又有什么关系。

司机提醒锡林市到了,车厢里人群散去,妇女收拾好东西猫身离开,只剩下一地的瓜子皮。

车外有人敲了敲窗,透过玻璃可以看到出现一堆穿着制服的人。

夏至清抬眼正对上一双熟悉的眼睛,布满红丝,嘴边冒出青胡渣,看起来有些狼狈的人是叶衍。

“莫先生,我们警方怀疑你涉嫌贩卖毒品,请我们走一趟。”叶衍顿了顿,停了会儿才开口,“还有这位女士,请到警局录一下口供。”

夏至清录完一堆并没有用的口供,走出警察局,突然锡林市的天也不再是从前的天。

莫书臣紧随她后面出来,一身轻松,可夏至清恍然看到他身后黑暗的深渊。

她扯嘴嘲讽一笑,“我最后的价值也利用完了,莫先生可以放手了吧。”

“人太聪明也不好。”莫书臣拍拍肩上落下的灰,有些疼惜地抚了抚她的发顶,“聪明人都会很累。”

“呵。”夏至清避开他,面露憎恶,“莫先生把人都当傻瓜一样愚弄,怕是谁也瞧不上吧。”

莫书臣顿了顿,收回僵硬的手,“他来了,你去和你的有情人一起吧。”

叶衍满身疲惫,出来就看见夏至清和莫书臣两人,一个面色不善,一个难以捉摸。

他走上前去,莫书臣已经离开。

“回家吧。”叶衍想去牵她的手,却被夏至清躲开。

她面色冷然,整个人都变得咄咄逼人。

“不敢,我会自己去住酒店,不麻烦叶先生。”

“酒店不安全,也不是长久之计,还是回家吧。”

叶衍好脾气的低声劝道,收回的手有些无处安放。

“呵,难得叶先生能拿我的命作赌,还能关心我酒店是否安全。”

“这是一个意外,我原本已经放弃这个计划,但没有想到……”

没有想到莫书臣会带着夏至清入局,烧掉所有证据,然后洗清自己的嫌疑。

夏至清冷笑一声,充满讽刺,“所以这就是你原本的计划,也是你接近我的初衷。”

所有东西都是假的,他说的喜欢是假,甚至他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带着目的性。

夏至清突然明白为什么他会说锡林市警察没用,因为眼皮子底下的毒窝端了几年也没有端掉。

所以他上任接过暗自,明里暗里和莫书臣斗了个天昏地暗,现在成了这幅模样,他们谁也没输,但谁也没赢。

夏至清不想在沦为任何人的牺牲品,她鼻头酸涩,眼睛酸红,抽了抽鼻子,“希望以后再遇见也当没认识过,叶警官福气太重,我这条小命承受不起。”

沉默许久,叶衍缓缓点头,“好。”

他没有想过伤害她,但到最后来,他和莫书臣那人渣没有任何区别。

叶衍心里堵的难受,但能做的只有发个个消息给林简。

林简一收到短信就打电话给夏至清,凭借她三寸不烂之舌,成功将夏至清拐回自己的小窝。

“夏姐你别看这房子小,但这可是我跨出合租那个苦海的安居之地!”

作为律师,她忙起来常常就是通宵,经常把半夜起床上厕所的姑娘吓得丢了魂。

几次下来,小姑娘吓得精神萎靡,林简也觉得不好意思,咬咬牙就重新租了个套房。

夏至清听了一笑,心情好了许多。

林简又说,“夏姐你呀就在这安心住下,等你休息好了我就带你去走近新社会!”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1. 现情小说
  2. 都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