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都市> 与女上司那一夜之后

更新钱柜娱乐888:2018-10-01 15:26:20

与女上司那一夜之后 连载中

钱柜娱乐888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吃鸡吧大神 分类:都市 主角:林敬言 花想容

《与女上司那一夜之后》是作者吃鸡吧大神写的都市小说,主角是林敬言花想容,讲的是男主靠女领导上位的故事,小说连载中,精彩节选:我气喘吁吁的提着五十多斤重的工具箱回到技师室,气还未喘匀,别在腰间的呼叫机就响了。“林敬言,到办公室来。”花老大语气不含一丝情感,冷的就跟冰块似的,听在耳中,颤抖在心里。 展开

本书标签: 逆袭小说 都市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在我们三部,花想容是当之无愧的女神……经。也许是长期得不到男人的滋润,她的心境可能产生了扭曲。抑或者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久了,看我们这帮大老粗的眼神,慢慢的多了一些嫌弃。

她就像高高在上的天女,而我却是地面上卑微的爬虫。

是个人都会知道,我们两个之间是不会发生什么。

但上苍捉弄,一次内部聚会,我们两个的命运,交叉到了一起。

我是三部二队的技师,下班之后回宿舍洗了个澡,到酒店时已经晚了一个多钟头。

我向前台询问了一下位置,步子还没迈开,伴随着一阵香风,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回头一瞧,脸立刻就黑了。

花想容,这女神经怎么也跟来了,班长可没说她会参加。

要知道她来,我打死不会出现。

今天她跟没吃药似的,整部小六十个技师,偏偏认准了我。

又是让我修机器,又是跑这跑那,还把保洁阿姨的活揽在了我的身上。

干就干吧,谁让咱小呢。

可这娘们捣鼓来瓜子零食,我在前面扫着大街,她在后面扔着瓜子皮。

要不是下班有领导找她,估计加班的念头都能给我安上。

我皮笑肉不笑喊了一声部长,掉头就走。

花想容一进门,全桌小二十人集体起立。

我们坐在空余的位子上,屁股还没热,菜还没尝一口,花想容就起哄着要喝酒。

我心里把她骂的狗血淋头,身体却很诚实,端起不知谁的酒杯,跟着喝起来。

我刚喝到一半,班长突然向着我和花想容叫了一声慢。

我停下疑惑的看着他。

班长尴尬又无奈的叹了口气,“没事没事,喝吧!”

一杯酒下肚,胃里立刻翻江倒海。

我风卷残云的扫荡着不多的饭菜,吃了不老少,这才舒服了一些。

没过多久,这帮人就跟商量好似的,找着借口逃之夭夭。

花想容是一一应允,视线一直钉在我身上。

班长临走时拍拍我的肩,似要说什么,终是没有出口。

转瞬,包间里就剩下我和花想容两个人。

我的脑子越来越晕,酒劲开始上了。

花想容好看的脸蛋爬上了朵朵艳丽的绯红,大眼睛微眯着,透射出来的眼神,温柔多情,像是冬天的一缕暖阳,照耀的人暖烘烘的。

忽然,花想容右手伸了过来,搭在了我的胳膊上。

“送我去客房,妈的,这是白酒吗?反应这么大!”

我也是晕乎乎的,尤其是小腹间升腾起一团火,烧的我欲望飙升。

眼睛的停留点,也从花想容的脸上移到了胸前的那一对饱满,然后往下,再往下。

到前台开了一间房,我扶着她踉踉跄跄的进了房间。

到了床边,我脚下被花想容的脚绊了一下,身子失衡,重重的摔在床上。

花想容的胸部,狠狠的压在了我的胸膛上。

她的脸更红了,像熟透了的番茄,擦着我的左脸颊,无力的垂在了床上。

“该死的,这是什么酒啊,劲头太大了!”

朱唇轻启,呵气如兰,吹在我的耳朵里,痒痒的,暖暖的。

酒气混杂着另外一种香味,钻进了我的鼻孔里,刹那间,滚烫的热血在身体滚滚流淌,腹间的原始欲望,如火山喷发,一波又一波的向我席卷而来。

妈的,折腾了我一晚上,终于让老子逮到机会了!

邪恶的念头一经起,就无法控制下去。

我的手也慢慢的大胆起来,抚摸向花想容的腰部。

“我擦,这么细!”

平常穿着工作服看不出来,她的腰肢很细,细到微微用力,就能掐过来。

而且肌肉紧绷,非常有劲头,能保持这样,一定下了不少功夫。

“讨厌!拿开!”

她嘴里囔咕了一句,我身子颤了一下,以为她醒了,慌里慌张的推开他,整理褶皱的衣服,当作什么没发生。

花想容在床上翻了一个身,自然的拉扯起被褥,盖住了上半身隐隐侧漏的春光。

我松了口气,见她仍旧迷迷糊糊,拍了拍胸脯。

老虎毕竟是老虎,即使醉了,余威尚在。

“呃!”

花想容猛地从床上坐起,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吓得面容失色,刚要解释,就见她俯下身子,嘴巴鼓鼓的,煞是可爱。

我立即拿起垃圾桶放到她跟前,随着声声呕吐,我用手拍着她的后背。

“啪!”的轻响,由于弯腰的力度太大,花想容的衬衫,两座山峰中间最紧的那颗扣子,就在我的眼前崩飞了。

没了衬衫的束缚,那条若隐若现的沟壑,立即舒展开来,明晃晃的展现在我的眼前。

挺拔、饱满、白皙的高耸山峰,如两座神山,高傲的耸立着,花想容的脸蛋、脖子以及山峰前的平原,更是镀上了一层红色的光辉。

她吐得差不多了,颓废的倒了下去。

下身的大兄弟,早就雄赳赳气昂昂,硬的快要将裤子捅破了。

不知为何,今晚来的欲望,要比往常强烈数十倍。

“哎呀,好热呀!”花想容蹬掉了脚上的高跟鞋,双腿弯曲,隐约能够看到白色的安全裤边缘,露出的星星点点的粉色布料。

忍!我忍!

我拼命的往下压制,冲到洗手间用凉水冲洗。

但效果是短暂的,等热劲上来,比之前还要强烈。

妈的,真是见了鬼了!

这时,我听到外面有动静,关心的跑了出去。

“这……这是什么意思?”

我愕然的看着床上如水蛇般扭曲的花想容,鼻孔里温热,似乎有液体流了下来。

花想容褪去了短裙,黑色丝袜到了膝盖。

罩罩的扣子解开,双手撑在床上,上身趴下,浑圆翘挺的屁股抬起。

她眼睛微抬,瞄了我一眼,就伸出右手,呢喃的呼唤:“快来,给我!”

这种时候还能沉得住气,我就不是男人!

我冲上去,粗暴的将她推倒,双手攀附进了罩罩遮掩之下的双峰之上。

花想容像发了疯似的,翻身把我压在身下,软绵绵的嘴唇,霸道的压了过来。

一夜,花想容根本不知疲惫为何物,一次次的索取,一次次的满足。

直到下半夜小三点,我们两个筋疲力尽,瘫软在床上,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毒辣的阳光晒在我的脸上,才惺忪的睁开眼睛。

身子一动,浑身酸软无力,尤其是腰,阵阵的刺痛。

望着天花板,回想着昨夜的疯狂,身下疲软的小东西,又大有变身的迹象。

“哗啦啦!”

洗手间传来马桶抽水声,我马上闭眼装睡。

窸窸窣窣的穿衣声,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

“李部长,有点发烧,去卫生所看了一下。好的,我马上回去,嗯,一会儿见!”

我眯缝着眼睛,头微微一侧,想看花想容是什么表情。

人没看到,一只白皙的脚底覆盖了我的视线。

花想容凶神恶煞的猛踩我的脸,语气却是冷冰冰的。

“看不出来,你小子的胆量不小啊。竟然趁我醉酒,把我搞进了酒店的床上。”

花想容越说越用力,我感觉整张脸都被踩进了骨头里。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极力辩解,嘴巴被封,只能发出声。

花想容的玉脚挪开,一个杀人的眼神瞪得我把要说的话憋了回去。

淡定自若的从名牌包里拿出一沓人民币,啪的扔到了我的脸上,头也不回的转身开门。

“老大,我……”

我喊了一声,花想容一回头,我就羞愧的低下头去。

“权当我第一次找了一个鸭子,他妈的,真贵。这一行的规矩,你该清楚吧!”

我下意识点头,瞬间醒悟,又摇了摇头。

“钱到手,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我还是你的部长,而你,只是我手下的一名员工,仅此而已!”

花想容说完,开门出去,“砰”的巨响,关门声震得我耳朵发麻。

我愕然的垂头,床上凌乱不堪,液体被床单吸收后留下的黄褐色斑迹是如此醒目。

尤其是花想容躺下的位置,有一坨殷红,是那么的刺目。

这竟然是她的第一次,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给了我!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1. 逆袭小说
  2. 都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