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言情> 逆世成凰:吾皇万万睡

更新钱柜娱乐888:2018-09-25 23:58:32

逆世成凰:吾皇万万睡 连载中

钱柜娱乐888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三叶草 分类:言情 主角:苏洛染凤九离

小说主人公是苏洛染凤九离的小说是《逆世成凰:吾皇万万睡》,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三叶草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天下一统多年,前乾元王朝皇室被北方游牧呼延族设计攻占,皇室易主,改朝换代成为呼延王朝。王朝之下四国朝供,北漠,西秦,燕牧,南蜀。北漠曾与呼延族亲近,地位最高,呼延王朝被男主易政后北漠起兵造反,燕牧国跟随起义独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眼前一片浓雾,深处是一片白茫茫看不清尽头的光。

苏洛染努力想要挣扎着沉重剧痛的身体醒来,却像是有一道锁链把她牢牢困在了噩梦里。

身体疼的近乎麻木,冰冷冷的雨密集地砸在身上,脸上,寒浸浸的风像是贯穿皮肉钻进了骨头里似的,钻心地疼痛一点点将她从梦魇中扯了出来。

苏洛染皱着眉,努力掀开眼皮的一瞬间,有冰冷的雨迷了她的眼,下一秒,一滴灼热的液体掉进了她的左眼,她猛地睁开眼。

“啊!”

面前是一只巨大的动物的脸,长长的吻大张着冲它吐舌头,有灼热的口水滴下来,顺着雨水落在她冰冷的皮肤上,烫的吓人。

那分明是一只狼,铜铃似的眼在漆黑的雨夜发出幽绿的光,苏洛染看清楚的一瞬间本能地后退,肢体却像是一滩烂泥,半天也动不得。

苏洛染不敢置信地顺着疼痛低下头,这一看,她吓得魂儿都没了一半。

她的身体早已被啃的血肉模糊,**的大腿血水连连,衣不蔽体,几只狼正贪婪地啃咬着,远处似乎还有几只的动物闻着血腥味蠢蠢欲动。

“去!去!”苏洛染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突然挣扎了那两条早也不能称之为腿的躯干,随手抓着烂泥和身边的枯骨就扔过去,那几只狼吃了半天,以为这是个死人,并没有防备,突然被这么一通乱砸,竟也吓得倒退了几步,远远地盯着苏洛染,伺机而动。

“滚!都给我滚!”苏洛染不停地抓着东西砸过去,像是一停下,下一秒就会有狼扑过来继续吃她的身体。

突然,一道闪电在不远处划过,把这漆黑的乱葬岗照的雪亮,一会儿,渐小的雨里,苏洛染身边的大树突然着了火,巨大的火苗已极快的速度包围了一整棵百年老树。

动物是最怕火的,狼群再饥饿也不敢多逗留,不甘心地看了看苏洛染,便拖着苏洛染身边的几具新鲜尸体走远了。

苏洛染死死盯着它们离去的身影,等确定它们真的走远了,这才垮下身子借着火光看清周遭,原来她身边到处都是死尸!

那些人死状凄惨,身体或带有血污,或早已残缺不全,苏晚吓得用手往后爬了几步,这才看清,原来她之前一直坐在一具女人的尸体上!那女人脸上有长长的伤口,白肉外翻,嘴角是诡异的笑容,手里竟然还抱着个婴儿。

那婴儿不知是死是活,苏洛染已吓得浑身酥软,根本不敢细看,她努力用手爬着,好不容易爬到了那棵树顶燃烧成一团火焰的古树,支撑着站了起来,刚回头,就撞到了一个人形物体。

“啊!”在这乱葬岗,半夜会出现的人形物体,除了鬼还能有什么?

她不过是陪父亲去参加一个酒会,莫名其妙就被继母所生的妹妹推下了四楼阳台,一醒来,竟然出现在了这种古装剧里才会有的乱葬岗,先是被狼啃,现在又是撞到鬼!

而她这具被咬的形销骨露的身体连逃跑都做不到,今天是天要亡她苏洛染吗?

巨大的惊恐下,苏洛染的神经再也经受不住,一阵凄厉的喊叫声后,人彻底软倒下去,森白的腿骨发出一声脆响。

那人一把揽住苏洛染倒下的身体,扔了手里古铜色的老竹纸伞,打横抱起了她早已破败不堪,轻的比纸伞还不如的身体。

“他们到底把你折磨成了什么样?但今日我救了你,此后你的命便是我的,除我一人,天下再没人能伤你。”他的声音华丽低沉,空灵得宛如笙箫,轻轻地便能飘进人心里。

像是一个魔咒般,苏洛染在昏迷中,都能感觉到一股巨大的气场猛然束缚住自己,隔绝了外头的烟雨,却也无法轻易逃离。

男人抱着苏洛染,正准备离开,突然看到那女尸怀中的婴儿,冲身后正举手为他撑伞的少年道,“凤竹,把那孩子带回去。”

“是,主子。”

那黑衣男人越过少年,抱着苏洛染以肉眼几乎无法捕捉的速度行走在雨夜里。

雨水滑过他惊尘绝艳的面容滴落在苏洛染满是血污的脸上,寒风撩起他漆黑如墨的长发,宛如一缕若有似无的烟,似仙似鬼,很快消失在这片鹧鸪声凄厉的乱葬岗。

一切又回归到苏洛染醒来之前,几只野狗从暗处一点点踱步而来,赶跑了一群刚飞下来觅食的乌鸦,呱呱地飞远了。

苏洛染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感觉起码有一个世纪。

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她陪父亲去参加酒会,接着就被妹妹撞下了阳台,坠楼前,她看到一向温柔乖巧的妹妹竟然对她露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怖笑容,眼神里的那种恶毒,苏洛染只是想都觉得不寒而栗。

然后她还梦见了乱葬岗,一个看不清面容的男人,期间,她的身体一直被巨大的疼痛缠绕着,像是有人把她的身体拆开又重组了一遍似的。

如果一定要用一种比喻,那就是,不打麻药的整容加整形!

当疼痛一点点消散,苏洛染疲惫地睁开眼,满目的古色古香,奢靡地让她以为自己还在梦里,可眨了好几次眼,这一切都没有变样。

“不是吧?”苏洛染瞪大眼,脑袋转了一圈,颈椎骨发出僵化的咔咔声,只觉得胸前胸前一凉,她一低头……

“靠!是谁扒了我的衣服?”她竟然**地坐在一个大浴桶里,带着一股浓烈药香味的水一直盖到了她锁骨以下五公分,沟壑微露,白的跟两团山东大馒头似的,在水下若隐若现,引人遐想。

苏晚皱眉,她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有这么诱.人的身材啊,之前虽然不小,可也只有B啊,这,起码有C+了吧?

睡了一夜,把胸都给睡大了?

苏晚不敢置信地伸手摸了摸,软绵绵的,滑的跟布丁似的。

“这手……”她缓缓抬起手。

眼前的手柔若无骨,白皙滑腻,仿佛从来没有见过阳光,没干过一点活似的,连细纹都看不见一丁点,简直是自带PS柔光。

“不是吧?”苏洛染突然感觉不大对劲了,她伸手一摸脸。“这眼睛……这鼻子……还有……”苏洛染瞪着漂浮在水面上,长的足以用来上吊的头发……“这头发……”

苏洛染一下子爬出浴桶,连衣服都来不及找,满房间地开始找镜子,最后好不容易在内室找了一面巨大的落地铜镜。

镜子里的女子面容妖娆绝美,身形窈窕,增一分嫌肥,减一分偏瘦,腰若束素,肢如白藕,胸前的酥白随着苏晚的动作微微颤动,红樱娇嫩在长及大腿的黑发间欲现还羞。

苏洛染的手开始有些颤抖,抖如筛糠似的抬起,摸了摸脸,镜里的人正做着相同的动作,面上亦是惊恐万分。

“次奥!”苏洛染伸着摸着那面冰凉的铜镜,看着里头微微拧曲的画面,忍不住爆了粗。

她环顾四周,准备找个什么东西把这面骗人的镜子给砸了。

好不容易找到一把太师椅,她跑过去弯腰想搬起来砸,无奈太重。“靠!这什么材质啊?弄个三合板的就差不多了。”

她又用了用力,椅子微微腾空,她一高兴,正准备搬过去砸,外头突然有了动静,她赶紧竖起耳朵听。

“主子,我们已经替小姐梳洗干净,主子吩咐的药我们也已经倒进了浴桶里。”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女孩声音,听着不过十三四岁,苏洛染隔着门窗都能听见里头的恭敬。

“下去吧。”

男人?还一口的古风腔?声线不错啊。

苏洛染平时也常混迹于YY,玩配音的时候经常听到这种古风腔,要换了平时,苏洛染肯定会跑出去看一看那人的颜值,可现在……

她仍弯着腰,手里抱着太师椅,扭头看着镜子里不堪入目的画面,眼一瞪,赶紧闪到浴桶旁的屏风后。

她刚扯了屏风上的衣物套上身,衣带都没来得及系,门就开了。

庆幸着松了口气,苏洛染赶紧从五颜六色的腰带里随便抽了条系上,又拿了件较厚的罩衫穿上,掩了掩,一边听着外头人的踱步声越来越近。

苏洛染屏住呼吸,两只手一左一右紧紧地扯着一条厚实的刺绣腰带,只要那人图谋不轨,她就立刻把他勒死。

苏洛染主修商管,但平时的业余爱好就是泡在图书馆看兵法兵书,跟着老教授修复残缺的古代兵阵图,偶尔陪师兄们练练散打,一般的小喽啰也不是她的对手,所以她也没什么害怕的。

只是那人似乎并没有要走过来的意思,脚步声在三米外就停了,最后便是远远的倒水声和瓷器碰撞的声音。

苏洛染估摸了一下刚才看到的地形,那个方位,似乎是茶桌。

等了好一会儿,苏洛染猫着腰的动作已经近乎僵硬,只觉得脚都麻了,那个人却一点多余的动静都没有。

“靠!”苏洛染在心里暗骂了一声。

下一秒,便听到古风腔再次开口,“屏风后面并没有椅子,不如你过来喝杯茶,我们谈谈?”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1. 豪门世家小说
  2. 宠婚小说
  3. 百合小说
  4. 玄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