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短篇> 偏偏还是你

更新钱柜娱乐888:2018-09-10 13:14:02

偏偏还是你 连载中

钱柜娱乐888

来源:麦子阅读 作者:团子 分类:短篇 主角:聂思聪沈斯曼

《偏偏还是你》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沈斯曼聂思聪的爱情故事,十六年陪伴,沈斯曼知道聂思聪所有的喜好,她了解聂思聪比了解自还多,可她的小心翼翼,她的讨好,从未进入过聂思聪眼中,在聂思聪眼中,她沈斯曼就是个虚伪恶毒的女人,十六年的情深,却换不来半刻注目。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瞧啊!你果然不相信!你以为你的母亲是善男信女?她早就恨死了我,也恨死我的母亲!”聂靳朗嗤笑一声,上一辈的恩怨情仇,那已是久远而又古老的故事,早就不堪回顾。

聂思聪一下上前,双手扶住那把椅子,正对上他的双眼道,“你的母亲是个见不得光的小三!她明知道对方有家室,还要自甘堕落当这个小三!小三本来就该恨!”

“我母亲也是系出名门大家闺秀!”聂靳朗一力为自己母亲争辩,而聂思聪只有一句,“真正的大家闺秀就不会给人当小三!”

聂靳朗竟无法反驳,这已是一辈子的烙印!

论起家族门第,母亲虽不如聂夫人的母家,却也并非小门小户。只是可惜,母亲始终不受外公宠爱,直到遇到了父亲,就像是遇到了能够呵护她一生的男人。

可这个男人早有家室,她却还是一头栽进去,再也出不来……

“哈!”聂靳朗又笑了起来,“小三又怎么样?见不得光又怎么样?父亲他最爱的女人是我的母亲!他之所以会结婚,只是商业联姻!而你是政治婚姻下不受宠的牺牲品!”

“我十六岁被接回聂家,成了聂家的大少爷!是父亲亲口承认的长子!”聂靳朗永不忘那一幕,那仿佛是生命里最为阳光的时刻。

他痴狂的笑,那样得意得逞,下一秒却被打散无形,“只是父亲承认而已,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聂靳朗僵住,那些阳光顷刻间被散去,是聂思聪一双眼眸阴鹫对峙,那样刻骨拧心,“聂家对外承认的长子是我!聂家现在的当家人也是我!聂靳朗!你永远也没有资格!”

像是又一次大厦倾颓败到没有退路,聂靳朗反唇相讥道,“就是这一个人,你和你的母亲,一辈子也得不到他的承认!所以你的母亲一定恨死了我,更恨不得让我的母亲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母亲就算恨死了你们,也不会伤害海蓝!”聂思聪紧抓住椅臂,他冷声喊着,用一种近乎野兽的咆哮。

聂靳朗突然收敛笑容正色道,“为什么不会?谁让她是你的青梅竹马,谁让你喜欢她!我的傻弟弟,你从小就聪明,难道不知道什么叫玩物丧志红颜祸水?只怕你太爱美人不爱江山,她宁可毁了你的心上人,也要让你重拾斗志!”

“而我就成了最好的憎恨对象,刚好让你有了彻底铲除我的理由!你说这一招高不高手?如果你还不信,就去找已经回乡养老的芸婶问个清楚明白!”

质问声里,聂思聪没了声音,只有呼吸在刺痛心肺,“是你颠倒黑白信口雌黄!如果是这样,那沈斯曼为什么不说明白!她为什么不说!”

“你真不知道原因?”聂靳朗低声问。

一阵风吹过,吊灯光影也晃动,视线也模糊不清,聂思聪听见那声音幽幽响起,“这么疼爱她的聂夫人,这么相亲相爱的一对母子,你以为她能开口?让你们反目成仇老死不相往来?”

那些光影全都刺入眼底扎入心底,却想到有一回他和她强行欢爱时,她苦苦哀求他饶了她,不经意间轻声说:其实不是我,我没有那么做,可你不信吧……

他是不信,哪怕她说了,他也不信!

聂思聪一瞬心如刀割!

……

沈斯曼失踪的事情,终于传到了老太太的耳朵里。

老太太得知后又惊又怒,一下子犯病气倒了。老人家八十岁有余,一只脚踏进棺材里的人,指着自己宠爱的孙儿半晌才颤声喊,“你!你!你在造孽啊!”

聂思聪发不出声音,是他在造孽,是他在造孽啊……

老太太心郁气结再也说不出话,聂思聪跪在她的床畔道,“奶奶,你放心,我会找到沈斯曼,我一定会找到她!”

聂思聪在找沈斯曼。

他不断的找,没日没夜不停奔波,他掘地三尺一般的寻找让人感到疯狂。

旁人劝说都无用,关戎只得请了言海蓝来相劝。

聂氏大厦里车队正准备要出发,前往附近城市搜寻。聂思聪风尘仆仆难掩疲惫,可那双眼睛却始终坚决狠猛。被笼子拘捕到后的野兽,呲牙碎骨也要挣脱。

“思聪!”言海蓝拉住他的手,“你听我说,如果沈斯曼真的决定要走,不要再去找她了!你这样强行去找她,就算找到她了,她也不会愿意回来!”

“思聪,不要去,不要找了……”

她这一声唤得太轻柔,她轻轻一牵手,像是要将聂思聪唤回。

言海蓝痴痴望着他,只见他抬手抚向她的脸庞,那样怅然呓语,“对不起,海蓝……”

为什么要突然道歉?言海蓝不知道,却又听见他说,“我必须去。”

她眼中的柔情刹那化为惊诧,却来不及再挽留,他的手已经放开她。一如五年前她哭求,他却还是放开了她的手。可那时他们都身不由己,而如今她却方觉,她好像失去了什么……

聂思聪这一走,就走了近三个月。

北城已经转为冷秋,商贸大厦即将召开第二次市政会晤,城中商界皆传这一次鹿死谁手几乎已成定局,邹氏中途乘胜追击,只因聂氏总经理不知何故抛下整家公司销声匿迹整整一季。

就在会晤前夕,邹氏来了一位不速之客,“邹总!聂氏的总经理突然到了!他就在楼下!”

顶层的会晤室里,两个男人各自而坐,前者云淡风轻,后者却像是经历风霜侵袭。

邹非池尚未出声询问,对面之人就已经开口,“我知道她在你这里,是你把她藏了起来。”

聂思聪一双眼睛直视而来,不带任何迟疑早就夺定!

邹非池道,“聂总原来是为了找人,但是可惜,我可不知道你要找的是谁。”

“整个北城,只有你有这个本事能耐,也只有你,这么多年明里暗里纠缠她,甚至是多次向我讨要她!除了你,没有第二个人能把她藏得滴水不漏,更没有人能让她欠下人情!”

听着那沉静男声,邹非池整个人凛然,聂思聪一凝眸终于揭开背后深藏的又一真相,“因为她身上流着邹家已故第二位夫人的血!因为你,邹非池,是她名义上的继兄!”

邹非池却嘲弄笑说,“十六年钱柜娱乐888,直到今天,你才肯真正看她一眼,真是不值得。”

聂思聪无言以对无法出声,心里又被割下狠狠一刀。

是啊,全是不值。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1. 虐心小说
  2. 短篇小说
  3. 女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